Menu
Woocommerce Menu

www.3730.vip周仲博是我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采访了这位京剧名家

0 Comment


www.3730.vip 1

www.3730.vip 2

www.3730.vip 3

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王学思

拨通周仲博老人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的声音甚为清亮,叫人很难相信电话那头竟是一位米寿老人。周老欣然接受了在十一长假期间采访他的要求,记者随后在辽宁省沈阳市非遗保护中心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采访了这位京剧名家。

周仲博是我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周仲博1925年出生于京剧世家,其父周凯亭、兄长周少楼都是当时的武生名角。他5岁学艺,7岁登台,曾与著名演员金少山、吴素秋、李多奎等同台演出,参演的京剧剧目有《闹朝扑犬》《未央宫斩韩信》《宗泽》《灞桥挑袍》《二子乘舟》等。他集编、导、演于一身,改编、整理及导演、主演了《血战金沙滩》和《六国拜相》《未央宫》《闹江州》等剧目。

周仲博在接受采访张迅摄

为我们开门的正是周老,他中等身材,鹤发童颜,笑眯眯地邀请我们进屋。

在笔者参与的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作的采录对象中,周仲博不仅是最年长的一位,也是我们跟踪拍摄时间最长的一位。针对周仲博,我们共整理口述记录31万字,拍摄项目实践及教学传承素材44个小时。在长达8个月的采录期内,我们用镜头逐一记录了这位耄耋老人为京剧传承发展作出的努力,也体会到他对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心之切、情之深。

周仲博在京剧《连环套》中饰演的黄天霸

与京剧艺术的命定之缘

记得笔者第一次见到周仲博,敲开房门时就感到一股暖流扑面而来。这位92岁高龄的京剧表演艺术家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当我们简单说明来意,周先生便紧紧抓住我的手,十分激动。他开玩笑说:梁灏82岁中状元,我活了92岁等到国家来抢救我,不晚。唐韵笙走得早,没赶上好时候,什么都没留下。我一定要把知道的都讲给你们。

拨通周仲博老人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的声音甚为清亮,叫人很难相信电话那头竟是一位米寿老人。周老欣然接受了在“十一”长假期间采访他的要求,记者随后在辽宁省沈阳市非遗保护中心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采访了这位京剧名家。

周仲博出生在梨园世家,父亲周凯亭本是天津小站武备学堂的学生,后被选进了永胜和科班坐科。永胜和与其他的京剧科班不同,属于半官半私性质,当时在其他科班学习特别苦,而由于永胜和经常能得到官方的资助,不但班里的学生在生活上要宽裕得多,而且聘请的老师也都是当时的名角,周凯亭也在6年中练就了一身本领。其间,该科班迁移到了辽宁旅顺,1894年日军进占旅顺,永胜和被迫解散,科班里的大多数人流落到上海、天津和沈阳一带。周凯亭则和一班师兄弟留在东北一带闯荡,后来在奉天会仙楼一唱成名,因为长相俊美,人称赛罗成。周凯亭还带了一帮学生,成立了周家班。

周仲博感慨,从7岁起他就登台演出,9岁时便被冠以盖神童的名号挑梁演戏,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周家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辽东京剧院、旅大市京剧团、沈阳市京剧院,他从未离开过最热爱的京剧舞台。

为我们开门的正是周老,他中等身材,鹤发童颜,笑眯眯地邀请我们进屋。

我自己家里就是开戏班的,生下来就注定要学戏。周仲博语气里没有半点儿怨言,更多的是一种满足和感恩。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听戏、看戏,看着父亲和哥哥们表演,我心里就痒痒。6岁时我第一次上台,当时演《西游记》里的小石猴,大人给我画个猴脸,穿个小红毛衣,我就躲在背景里,等假山一暴,我噌一下就蹦出来,在当时可叫座了!回忆起这一幕,周老不禁笑起来,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情。

提到他跟唐派的关系,周仲博坦诚地说:我是最了解唐派艺术的人。周仲博8岁时与唐韵笙相识,14岁开始跟他配戏。他们都唱文武老生,一出戏经常是周仲博演前半场,唐韵笙演后半场。戏曲讲究习熏悟化,周仲博在熏的过程中掌握了唐派的精髓,这也使得他可以真正将唐派京剧传下去。

与京剧艺术的命定之缘

9岁时我就可以演正戏了,我还记得当时唱的是《空城计》,别看我小,但不怯场,就有一次闹了个笑话。我在台上唱道旌旗招展空泛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台下一阵叫好,我心里得意得不行。不想一会儿我又唱回来了,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我心里一惊,但台下观众看我小,又是一阵叫好。我也没紧张,接着唱,不想一会儿又唱回到这句。这时,在旁边打鼓的大哥哥看不下去了,喊道:你别唱了,都唱三遍了!台下观众就笑倒一片,有一个还喊道:这小孩唱得绕不出去了。

几十年来,向周仲博学习京剧剧目的学生络绎不绝,只要有人登门求教,他都会毫无保留、倾囊相授,唱腔、念白定要逐字逐句指导、一招一式亲身示范。青年京剧演员衣麟对当年周仲博传授《未央宫》的情形历历在目,他说,当时周先生已是89岁高龄,依然全身心投入到教戏过程中。我们一老一少每天吃过早饭便开始操练,经常连续五六个小时不休息。衣麟说,最让他难忘的是学习一个单腿跪转的动作。演员跪地,单腿旋转180度,转得要稳,给观众很飘逸的感觉。周先生跪在地板上,一个漂亮的转身,亲身做了标准示范,这一举动让衣麟又害怕又感动。在先生转的一瞬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真怕老人家有什么闪失,同时我也非常感动,赞叹老艺术家的功力,感受到周先生对艺术精益求精的追求。衣麟表示。

周仲博出生在梨园世家,父亲周凯亭本是天津小站武备学堂的学生,后被选进了“永胜和”科班坐科。“永胜和”与其他的京剧科班不同,属于半官半私性质,当时在其他科班学习特别苦,而由于“永胜和”经常能得到官方的资助,不但班里的学生在生活上要宽裕得多,而且聘请的老师也都是当时的名角,周凯亭也在6年中练就了一身本领。其间,该科班迁移到了辽宁旅顺,1894年日军进占旅顺,“永胜和”被迫解散,科班里的大多数人流落到上海、天津和沈阳一带。周凯亭则和一班师兄弟留在东北一带闯荡,后来在奉天会仙楼一唱成名,因为长相俊美,人称“赛罗成”。周凯亭还带了一帮学生,成立了“周家班”。

学戏从不用人逼

周仲博退休后,便把大量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完善剧本上来。对《未央宫》《二子乘舟》《闹朝扑犬》等经典剧目反复字斟句酌,改了多个版本。他改编时有自己的原则不折不扣地保留京剧的精华和风格。比如《二子乘舟》,他说,原来这出戏能演4个小时,但对于现在的观众来说太长了。于是他根据现在观众看戏的习惯进行了删减,将经典之处提炼出来,不仅加快了戏剧节奏,还适应了当今观众的审美。处理那些有代表性的场次时,周仲博却一字不动,如《乘舟》一场集中体现了唐韵笙的经典唱腔反西皮,这一场就被完整保留,连细节都完全遵守旧制。

“我自己家里就是开戏班的,生下来就注定要学戏。”周仲博语气里没有半点儿怨言,更多的是一种满足和感恩。“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听戏、看戏,看着父亲和哥哥们表演,我心里就痒痒。6岁时我第一次上台,当时演《西游记》里的小石猴,大人给我画个猴脸,穿个小红毛衣,我就躲在背景里,等假山一暴,我‘噌’一下就蹦出来,在当时可叫座了!”回忆起这一幕,周老不禁笑起来,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情。

由于周仲博的父亲是武生出身,几位哥哥也都是练武生。父亲深知练武不易,又因对周仲博格外宠爱,加之他儿时嗓子极好,于是决定让他学文戏。

周仲博对剧本的钻研几近苛刻,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不放过。从事戏剧研究的刘新阳回忆说:有一次我去探望周先生,看到他客厅的沙发上放着一本印着藏獒的画册。他告诉我,他猜想《闹朝扑犬》里的獒犬应该就是藏獒,想从书中找到依据,这样在教戏时就对狗的形状、颜色心里有数。

“9岁时我就可以演正戏了,我还记得当时唱的是《空城计》,别看我小,但不怯场,就有一次闹了个笑话。我在台上唱道‘旌旗招展空泛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台下一阵叫好,我心里得意得不行。不想一会儿我又唱回来了,‘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我心里一惊,但台下观众看我小,又是一阵叫好。我也没紧张,接着唱,不想一会儿又唱回到这句。这时,在旁边打鼓的大哥哥看不下去了,喊道:‘你别唱了,都唱三遍了!’台下观众就笑倒一片,有一个还喊道:‘这小孩唱得绕不出去了。’”

上世纪20年代末,受电影和话剧的影响,东北京剧界出现了一股演改良戏的潮流,不但借用了话剧和电影中的一些表现手段,而且在服装道具等方面也有所改良,比如把老生的髯口变短、把靴底变薄。周凯亭觉得改良虽然有好的一面,但是学功夫不能走捷径,在周仲博8岁时花重金从北京为他请来富连成的张盛禄一对一地授课,主攻文武老生。

在我们访谈期间,有一位忠实的戏迷一直坐在镜头后的小凳子上,默默地关注着我们,她是周仲博的妻子丁淑贤。90岁的丁淑贤说周仲博是戏痴,而自己是他一辈子的戏迷。年轻的时候,周仲博在台上唱戏,她在下面看;退休了,他改编剧本,她负责誊写;晚年时,学生们来家里学戏,她就坐在旁边默默地听。就这样,他们因戏生情,相扶相伴不觉走过了七十多个春秋。

学戏从不用人逼

当时跟张老师学一天,父亲要给两块大洋,一块大洋在当时可以买16斤大米。回想起来我特别感激父亲当时能为我请这样的老师,领我走上正确的艺术道路。周仲博说,当然我学戏也不含糊,哥哥们学戏都是被打出来的,我从来没挨过打,不用人逼,我就是迷恋这一行。

由于周仲博的父亲是武生出身,几位哥哥也都是练武生。父亲深知练武不易,又因对周仲博格外宠爱,加之他儿时嗓子极好,于是决定让他学文戏。

周仲博一天都不愿离开舞台,早晨起来先练功,吃过早饭就上场演戏,当时戏班一天表演两场,晚场的门票一块,白天的门票五毛,名角白天都不演,而周仲博觉得这是绝好的锻炼机会,于是他就白天唱。一场戏唱下来要两三个小时,但我从来不觉得累,一唱戏我心里就可美了。周老笑了笑接着说,我每次唱戏,唱好了睡不着觉,特别高兴啊;唱不好也睡不着,就琢磨为啥唱得不好,必须把问题找出来。

上世纪20年代末,受电影和话剧的影响,东北京剧界出现了一股演改良戏的潮流,不但借用了话剧和电影中的一些表现手段,而且在服装道具等方面也有所改良,比如把老生的髯口变短、把靴底变薄。周凯亭觉得改良虽然有好的一面,但是学功夫不能走捷径,在周仲博8岁时花重金从北京为他请来“富连成”的张盛禄一对一地授课,主攻文武老生。

唐派艺术的活字典

www.3730.vip,“当时跟张老师学一天,父亲要给两块大洋,一块大洋在当时可以买16斤大米。回想起来我特别感激父亲当时能为我请这样的老师,领我走上正确的艺术道路。”周仲博说,“当然我学戏也不含糊,哥哥们学戏都是被打出来的,我从来没挨过打,不用人逼,我就是迷恋这一行。”

交谈中,周老还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老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周老和唐韵笙的合影。唐韵笙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唐派艺术的创始人,能编、能导、善演、善教,并享有南麒、北马、关外唐的美誉。周老指着照片说:当时他50多岁,我30多岁,但我们是同辈,他的师傅和我父亲都是当年在永胜和坐科的。我14岁就开始和唐韵笙配戏,当时他是名角,我们都是唱文武老生,一出戏经常是他演后半场,我演前半场,有时他懒了就干脆让我全演了,长期的合作让我们的交情也越来越深,算是忘年交吧。

周仲博一天都不愿离开舞台,早晨起来先练功,吃过早饭就上场演戏,当时戏班一天表演两场,晚场的门票一块,白天的门票五毛,名角白天都不演,而周仲博觉得这是绝好的锻炼机会,于是他就白天唱。“一场戏唱下来要两三个小时,但我从来不觉得累,一唱戏我心里就可美了。”周老笑了笑接着说,“我每次唱戏,唱好了睡不着觉,特别高兴啊;唱不好也睡不着,就琢磨为啥唱得不好,必须把问题找出来。”

2006年,京剧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唐韵笙于1971年去世,其亲传弟子较少,周仲博是目前唯一健在且熟知唐派艺术的老演员,2008年周仲博被命名为京剧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唐派”艺术的活字典

唐派艺术是京剧在发展过程中,在东北形成的唯一一个能代表和全面体现关东京剧风格的艺术流派,其代表剧目多以《东周列国志》、《史记》及《三国演义》为题材,表现的人物多是不惧生死的爱国将领和身居高位的历史名人,所以唐派艺术在唱念做打上都呈现出一种凝重、浑厚和大气的艺术气质。唐派艺术与其他流派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就是注重将内心体验与外在表现相结合,演活一个角色。其次,它会把许多表演手段融于一剧之中,融于一个人物之中,文武兼备、唱作俱重,有些流派的戏观众可以闭着眼睛听,而唐派戏就一定要边看边听。另外,唐派艺术要求演员不仅文武全能,还要各个行当全能,博采众长,融会贯通。一说起唐派,周老就滔滔不绝。

交谈中,周老还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老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周老和唐韵笙的合影。唐韵笙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唐派艺术的创始人,能编、能导、善演、善教,并享有“南麒、北马、关外唐”的美誉。周老指着照片说:“当时他50多岁,我30多岁,但我们是同辈,他的师傅和我父亲都是当年在‘永胜和’坐科的。我14岁就开始和唐韵笙配戏,当时他是名角,我们都是唱文武老生,一出戏经常是他演后半场,我演前半场,有时他懒了就干脆让我全演了,长期的合作让我们的交情也越来越深,算是忘年交吧。”

退休后,周老也不闲着,由他口述、夫人记录,共同整理了《血战金沙滩》、《两狼山》等8出经典老戏,为东北京剧艺术的百花园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平日里来周老家学戏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周老总是细心指导,从来不计报酬。周老说:我要把自己会的戏传下去,不然我觉得对不起唐韵笙,对不起自己这一辈子,你别看我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好,我爱教。

2006年,京剧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唐韵笙于1971年去世,其亲传弟子较少,周仲博是目前唯一健在且熟知唐派艺术的老演员,2008年周仲博被命名为京剧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上午的采访结束时,周老说下午还有一位沈阳京剧院的演员要来学戏,节日期间的访客总要比平日多些,但周老乐此不疲。周老还执意送记者下楼,并拉着记者的手,用东北人特有的热情相约下次再来串门。

唐派艺术是京剧在发展过程中,在东北形成的唯一一个能代表和全面体现关东京剧风格的艺术流派,其代表剧目多以《东周列国志》、《史记》及《三国演义》为题材,表现的人物多是不惧生死的爱国将领和身居高位的历史名人,所以唐派艺术在唱念做打上都呈现出一种凝重、浑厚和大气的艺术气质。“唐派艺术与其他流派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就是注重将内心体验与外在表现相结合,演活一个角色。其次,它会把许多表演手段融于一剧之中,融于一个人物之中,文武兼备、唱作俱重,有些流派的戏观众可以闭着眼睛听,而唐派戏就一定要边看边听。另外,唐派艺术要求演员不仅文武全能,还要各个行当全能,博采众长,融会贯通。”一说起“唐派”,周老就滔滔不绝。

周仲博在接受采访 张迅 摄

退休后,周老也不闲着,由他口述、夫人记录,共同整理了《血战金沙滩》、《两狼山》等8出经典老戏,为东北京剧艺术的百花园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平日里来周老家学戏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周老总是细心指导,从来不计报酬。周老说:“我要把自己会的戏传下去,不然我觉得对不起唐韵笙,对不起自己这一辈子,你别看我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好,我爱教。”

周仲博在京剧《连环套》中饰演的黄天霸

上午的采访结束时,周老说下午还有一位沈阳京剧院的演员要来学戏,节日期间的访客总要比平日多些,但周老乐此不疲。周老还执意送记者下楼,并拉着记者的手,用东北人特有的热情相约下次再来串门。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