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让剧种特色拿到保证和弘扬,西藏北京河南曲剧院参Gaby赛剧目《清风亭》是风流浪漫出整顿守旧北昆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智联忠

高甲戏《王昭君》

改编传统戏的成功探索评福建京剧院青春版《清风亭》

福建京剧院演出的改编传统戏《清风亭》

中国戏曲剧种众多、形态各异,地方剧种更是浸染着浓郁的地域文化气息,为一方百姓所青睐。艺术的独特性正是其散发光彩的本质特征,也是文化多样性、艺术多元共存的前提。那么,戏曲艺术的存在、发展,就不能不寻找自己的独特价值和自身优势,让剧种特色得到保持和发扬。从日前第五届福建艺术节暨福建省第二十五届戏剧会演来看,诸多剧团正是深深认识到了剧种特色的重要性,从自身优势出发选择合适的题材和行当表演,最终取得了成功。

刚刚结束的第五届福建艺术节暨第二十五届戏剧会演,是福建戏剧界相互观摩学习、一同竞演交流的一次大规模的戏剧活动。本届艺术节在福建省龙岩市举行,其会演剧目题材丰富,既有新编历史剧,也有现代戏和改编传统戏;涉及剧种众多,既有闽剧、莆仙戏、高甲戏等极具福建地方特色的剧种,也有京剧这样影响广泛全国性的大剧种;参加演出的人员既有技艺高超的成熟演员,也有朝气蓬勃、奋发有为的青年新秀。福建京剧院参赛剧目《清风亭》是一出改编传统京剧,这部戏由剧院青年演员担纲主演,让这出传统戏绽放了青春的光彩。在龙岩艺术中心演出当天,剧场内座无虚席,连过道里都站满了观众,短短的两个小时赢得观众阵阵热烈而持久的掌声,演出取得了较大成功。因此,青春版《清风亭》的上演,可以说是戏曲界改编传统戏的一次成功探索。

厦门市金莲陞高甲剧团演出的《淇水寒》

地方戏要发展,就必须保持剧种特色

一、《清风亭》极力弘扬中华民族孝的文化传统,推动了社会道德建设,具有较大的社会价值。

中国戏曲剧种众多、形态各异,地方剧种更是浸染着浓郁的地域文化气息,为一方百姓所青睐。艺术的独特性正是其散发光彩的本质特征,也是文化多样性、艺术多元共存的前提。那么,戏曲艺术的存在、发展,就不能不寻找自己的独特价值和自身优势,让剧种特色得到保持和发扬。从日前第五届福建艺术节暨福建省第二十五届戏剧会演来看,诸多剧团正是深深认识到了剧种特色的重要性,从自身优势出发选择合适的题材和行当表演,最终取得了成功。

实践证明:只有充分发挥剧种的独特优势和表演特色,才能实现自身的艺术价值高甲戏是闽南流播区域最广、观众最多的一个剧种,其丑行艺术的别具一格也是众所周知的。高甲丑又分为公子丑、破衫丑、布袋戏丑、傀儡丑等,模仿木偶动作的傀儡丑在动作造型上别有特色。厦门金莲陞高甲戏剧团演出的《淇水寒》中,两位弄臣由丑角扮演,其插科打诨的表演在傀儡丑的演绎下生动风趣,同时他们以旁观者的身份推动了剧情的发展。晋江高甲戏剧团演出的《闽南人家》,用丑角扮演两个木偶玩具,增强了玩具的舞台表现力。高甲戏《王昭君》《缘中缘》也都充分发挥了丑角的特长,丰富了表演。这些都抓住了剧种、行当的特色,为剧目增添了光彩。

孝,是中华传统文化中重要的伦理观念和优良美德。社会是人组成的,良好社会的构建从根本上必须依靠每一个社会人共同的努力,对其行为的约束只有道德才能最终保证。家庭是最小的社会,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古今中外每一个家庭都必须面临的问题。从最基本的、最重要的人与人的关系入手,是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道德观、价值观的重要手段,也是推动社会道德建设的得益之举。

地方戏要发展,

当前,还有一些剧团不注重剧种特色的加强,对人物行当的设置比较随意,没能发挥自身优势,这都是不明智的做法。在音乐设计和唱腔设计上个性不强,作曲配器上强调向其他剧种学习,尤其是对西洋乐器的运用,往往没能很好地起到烘托人物、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有些乐队的演奏甚至对演员的表演形成了一定的障碍,对剧目情感节奏的表现也不够准确。实践证明:只有充分发挥剧种的独特优势和表演特色,才能实现自身的艺术价值,丰富的创作表演资源是戏曲创作的宝库,传统戏所蕴含的独特价值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继承的。

改编传统戏《清风亭》,正是从当今社会发展的角度考虑,以弘扬传统道德、发扬传统戏曲文化为宗旨来进行艺术创作的。张元秀夫妇在元宵佳节赏灯之时,在清风亭内捡得一男婴,二老省吃俭用把孩子养大,取名为张继保。十三年后,继保为自己亲生母亲周桂英认走,多年杳无音信。老两口对儿子一直念念不忘,思念成疾,沿街乞讨。又过了十三年,张继保得中状元回到汝阳县勘察民情,面对当年辛辛苦苦收养他一十三载的养父养母拒不相认,且将两位老人赶了下去。清风亭前两位老人痛斥了张继保忘恩负义的无耻行为,祈求清风亭主持公道,他们相继在绝望中死去,张继保也在清风亭遭到雷殛。父母是我们最大的恩人,善待他们是子女最基本的回馈。张继保拥有一颗虚荣的心,是爱慕虚荣使他变得虚伪、卑鄙,最终成为一个穿官衣戴官帽、威风凛凛的衣冠禽兽。张元秀夫妇的博爱之举则为世人所称道,二老让千百万子女们落泪,让众多华夏子孙肃然起敬。每个人都要有一颗感恩的心,都要心存良知,孝敬自己的父母长辈。大力弘扬孝道,这就是《清风亭》平常却不平凡的思想意义之所在,最终在跌宕起伏的情节中得到了成功地传达。

就必须保持剧种特色

地方戏要发展,就必须丰富剧种创作资源

二、该剧戏剧结构紧凑、矛盾冲突集中,起伏跌落中层层推进,富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实践证明:只有充分发挥剧种的独特优势和表演特色,才能实现自身的艺术价值

拓展戏曲创作在题材、唱腔、表演等方面的资源,进一步扩大题材范围是打开创作空间的必由之路坚持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的有机统一,是我们对待传统戏曲的正确态度。戏曲优良的艺术传统必须依托不同剧种、剧目,通过演员的表演得以体现。众多优秀的传统戏不仅丰富了戏曲剧目,同时也蕴含着丰富的艺术资源和宝贵经验。从戏曲创作上讲,改革创新也不是孤立的,而是在充分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因此,整理改编传统剧目,深入挖掘传统戏的价值和意义,不断吸收传统表现技艺,是丰富戏剧创作资源的重要手段和有效方式。

福建京剧院这次排演改编传统戏《清风亭》,首先在剧本上做了较大改动,编剧张晓亚重新结构全篇、编写唱词,使得全剧在情节设置上更为紧凑、精干。从整个演出来讲,该剧戏剧结构紧凑,戏剧节奏把握合理,戏剧冲突起伏有致。这部戏通过拾子、赶子、认子、盼子和殛子五个场次,将张元秀夫妇对养子浓烈而复杂的情感进行了深刻反映。

高甲戏是闽南流播区域最广、观众最多的一个剧种,其丑行艺术的别具一格也是众所周知的。高甲丑又分为公子丑、破衫丑、布袋戏丑、傀儡丑等,模仿木偶动作的傀儡丑在动作造型上别有特色。厦门金莲陞高甲戏剧团演出的《淇水寒》中,两位弄臣由丑角扮演,其插科打诨的表演在傀儡丑的演绎下生动风趣,同时他们以旁观者的身份推动了剧情的发展。晋江高甲戏剧团演出的《闽南人·家》,用丑角扮演两个木偶玩具,增强了玩具的舞台表现力。高甲戏《王昭君》《缘中缘》也都充分发挥了丑角的特长,丰富了表演。这些都抓住了剧种、行当的特色,为剧目增添了光彩。

继承传统戏的表演程式、认真学习其经典剧目,无疑是对戏曲传统最好的继承方式。福建京剧院改编传统京剧《清风亭》的上演,从舞台艺术实践上充分肯定了传统戏的重要价值和当代意义。该剧颂扬了张元秀夫妇不辞劳苦培育养子的伟大举动,痛斥了张继保忘恩负义、丧尽天良的卑劣行径。从题材内容、思想意蕴,到表演方式、艺术理念上,无一不体现出对传统文化的充分尊重和大力弘扬,更体现出对戏曲艺术规律的正确把握。从剧目建设上讲,又一出传统经典剧目活跃在了戏曲舞台之上;从戏曲创作上讲,题材内容也进一步得到了丰富。莆仙戏《荆钗记》,是仙游县莆仙戏鲤声艺术传承保护中心改编创作的一出传统戏。作为四大南戏之一,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独特的文化意义自然是不容怀疑的。全剧在整个表演上十分传统,剧种特色鲜明、演员唱念细腻,音乐风格也很朴素、地道。剧团也正是通过这出传统戏的排演,传承了有宋元南戏遗响之称的莆仙戏,同时也培养了青年演员。梨园戏《冷山记》、木偶戏《赵氏孤儿》、闽剧《百蝶香柴扇》等传统剧目的上演,也同样是通过整理改编传统戏来丰富戏曲创作资源的。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清风亭前人山人海,舞狮表演精彩迷人。演出在这处处张灯结彩、热闹喜庆的欢笑声中拉开了帷幕。张元秀夫妇卖完了豆腐前去观灯,在美妙的秧歌声中隐约听得一娃娃的哭声,后发现在清风亭有一婴儿。在地保的主持下,这娃娃成了他们夫妇的孩子,清风亭赐福他们张家终于后继有人了,喜悦之中第一场《认子》结束了。紧接着第二场《赶子》已经是十三年后的事情了,这一日张继保从学堂回到家中将书本抛在地上,逼问父母自己的身世及血书一事。继保还以死要挟,把肉包子也仍在了地上,跑出家中扬言寻找自己的亲妈。此时剧情由第一场得子的喜悦跌落了下来,儿子盘问身世、离家出走,令二老好不愁怀。第三场中,张元秀前来追赶继保,儿子找着了却遇到了追问不休的周桂英,她不是别人正是张继保的亲生母亲。周夫人百般央求,张元秀千般无奈,二人在孩子身上的矛盾纠缠不清,最终继保一句我想跟我娘去看看京城,为了儿子的前程他把孩子还给了周桂英。没了孩子,年过花甲的二位老人如何度日啊?第四场《盼子》正是对他们内心痛苦的展露,不求荣华富贵,只想见见自己的孩子,满足心理的需求。这场两位老人跪在清风亭前的央求叩拜,刺痛了每一位观众的心。悲情之时又一个转折,地保前来报信张继保得中状元,即将回到汝阳勘察民情。第五场,在这万分的喜悦之中张元秀与贺氏前来和张继保相认,没想到如今的状元郎嫌贫爱富,不再与他们相认了。此时情节发展又由大喜转向大悲,最终两位老人气死在清风亭,张继保遭雷殛。《清风亭》就是在这样一种有起有伏、张弛变化中推进的,在峰起突转、悲喜交加、大悲大喜之中,自然而然地传递出孝的道德观念。在舞台呈现上,保持京剧特有艺术风格的创新设计进一步增强了其艺术感染力。

当前,还有一些剧团不注重剧种特色的加强,对人物行当的设置比较随意,没能发挥自身优势,这都是不明智的做法。在音乐设计和唱腔设计上个性不强,作曲配器上强调向其他剧种学习,尤其是对西洋乐器的运用,往往没能很好地起到烘托人物、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有些乐队的演奏甚至对演员的表演形成了一定的障碍,对剧目情感节奏的表现也不够准确。实践证明:只有充分发挥剧种的独特优势和表演特色,才能实现自身的艺术价值,丰富的创作表演资源是戏曲创作的宝库,传统戏所蕴含的独特价值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继承的。

整理改编传统戏既是一种有效的继承方式,同时也是一项复杂、艰难的创作。《清风亭》在剧本和唱腔上就做了较大的调整,《荆钗记》本身也并非莆仙戏的剧目,包括《赵氏孤儿》用木偶戏来演也是首例,《冷山记》所残留的剧本也仅仅只有两个常演的折子。通过对这些剧目的创作背景进行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整理改编传统剧目也是有相当难度的,没有创新和突破,观众是不会买账的。

三、福建京剧院充分尊重戏曲美学规律,在舞台呈现上有所创新、突破,又不失京剧特色。

地方戏要发展,

因此,继承改编上演传统戏不仅丰富了戏曲剧目,也拓展了戏曲创作在题材、唱腔、表演等方面的资源,进一步扩大题材范围是打开戏曲创作空间的必由之路。

戏曲艺术是一门独特的艺术,不仅反映的题材内容丰富多彩,不同的剧种也体现出了不同的艺术特征和文化品格。艺术创作必须深入研究艺术本体,逐步掌握艺术规律,在传统中寻找灵感和素材,最终才能获得成功。对传统京剧进行改编整理,首先必须做到对京剧艺术规律、美学特点的遵循,然后再在此基础上有所创新,如若不然便是对京剧艺术的损害。《清风亭》的改编和创新采用了新的表现手法,同时也没有失去京剧风格。

就必须丰富剧种创作资源

地方戏要发展,就必须不断扩大题材范围

剧作把弃子、捡子、赶子、认子、失子、盼子、责子的地点都集中在了清风亭,突出了其象征地位。这座饱经风霜、年久失修的老亭子,正是一位明明白白的见证者,它伴随着得子的欣喜、失子的无奈、盼子的痛楚,以及责子的无限悲愤。这座亭子在舞台上仿佛一直回荡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加上剧情人物与清风亭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在《盼子》一场中,张元秀夫妇面对清风亭三拜九叩,苦苦哀求还给自己的孩子。这哀求指向的也许不仅仅是清风亭,是周桂英,还是张继保?也许指向的是在场的所有观众。在唱腔设计上,根据戏剧情节的不同发展阶段和人物的行动重新设计了唱腔,在新的唱段中人物的情感得到了进一步地渲染。根据剧情发展的需要以及戏剧情境表现的要求,在保持京剧风格的同时重新作曲、配器。在思想意蕴的表现中,采用了主题音乐和伴唱的手法来辅助和加强戏剧变现力。一段故事,讲述了多少年。一曲宫商,弹断了多少弦;一本老经,为什么常常念?一壶老酒,为什么喝不完?作为主题音乐在剧中出现了三次,一次次的回望,一阵阵的凄凉,一声声的叩问,不知感动了多少天下人。第三场结束时,这一主题音乐又以伴唱的形式与张元秀失子时焦苦的内心得到相互照应。一曲清风亭外清风扬,清风亭内喜欲狂!眉头展,心花放,胜过那当年拜花堂!的伴唱两次运用,将张元秀夫妇二人欣喜若狂的心情得到了合理的外化。《清风亭》在舞美设计和灯光设计,以及二道幕动态画面的运用上,都充分尊重传统戏曲写意、空灵的特点,配合演员的表演成功地塑造了舞台形象。

拓展戏曲创作在题材、唱腔、表演等方面的资源,进一步扩大题材范围是打开创作空间的必由之路

当前戏曲创作必须坚持三并举的方针,不断丰富戏曲题材内容和表现方式题材是戏曲创作的重要组成,现代戏以反映题材的现代性、直面现实的及时性和传达思想意义的直接性,在戏曲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应该认识到现代戏的创作对于当下戏曲的发展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当前和今后的戏曲创作还要秉承三并举的创作方针。

四、剧院青年演员深入理解剧情、剖析人物,成功地塑造了张元秀、贺氏等性格鲜明、情感充沛的人物形象。

坚持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的有机统一,是我们对待传统戏曲的正确态度。戏曲优良的艺术传统必须依托不同剧种、剧目,通过演员的表演得以体现。众多优秀的传统戏不仅丰富了戏曲剧目,同时也蕴含着丰富的艺术资源和宝贵经验。从戏曲创作上讲,改革创新也不是孤立的,而是在充分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因此,整理改编传统剧目,深入挖掘传统戏的价值和意义,不断吸收传统表现技艺,是丰富戏剧创作资源的重要手段和有效方式。

高甲戏《闽南人家》,也是一出反映闽南现代生活的戏曲作品。剧作以闽南一年四季的变化为载体,以节气作为场名,上演了一出表现惠芳、阿成、金贵三位青梅竹马的年轻人生活境遇的故事。既表现了年轻人面对生活的苦恼,又展现了他们为命运而拼搏的斗志,同时还反映了他们之间的情感生活。这样的戏剧情节,很容易为当下的年轻人接受,因为这些戏剧人物身上有他们的影子,这也就是该剧的现实意义所在。这些作品都有很大的现实意义,或唤起革命斗志,或关心当下百姓的生活状况,或追寻人类生存自由的空间。

福建京剧院非常注重戏曲传统的传承、学习,排演优秀传统剧目便是其重要的手段之一。京剧艺术传统的保护和传承,必须落在活生生的人身上。因此,对青年演员表演技艺的培养就成为剧院日常工作的重要部分,也是一项长期工作。平时的基本功训练加上具体剧目的排练、演出,演员的能力会得到更显著的提高。剧中担纲主演的全都是剧院的80后健将,可谓是青春版的《清风亭》,在老师的辛勤培育和悉心指导下,通过这些年轻演员的刻苦练习,最终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个性格鲜明的人物。

继承传统戏的表演程式、认真学习其经典剧目,无疑是对戏曲传统最好的继承方式。福建京剧院改编传统京剧《清风亭》的上演,从舞台艺术实践上充分肯定了传统戏的重要价值和当代意义。该剧颂扬了张元秀夫妇不辞劳苦培育养子的伟大举动,痛斥了张继保忘恩负义、丧尽天良的卑劣行径。从题材内容、思想意蕴,到表演方式、艺术理念上,无一不体现出对传统文化的充分尊重和大力弘扬,更体现出对戏曲艺术规律的正确把握。从剧目建设上讲,又一出传统经典剧目活跃在了戏曲舞台之上;从戏曲创作上讲,题材内容也进一步得到了丰富。莆仙戏《荆钗记》,是仙游县莆仙戏鲤声艺术传承保护中心改编创作的一出传统戏。作为“四大南戏”之一,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独特的文化意义自然是不容怀疑的。全剧在整个表演上十分传统,剧种特色鲜明、演员唱念细腻,音乐风格也很朴素、地道。剧团也正是通过这出传统戏的排演,传承了有“宋元南戏遗响”之称的莆仙戏,同时也培养了青年演员。梨园戏《冷山记》、木偶戏《赵氏孤儿》、闽剧《百蝶香柴扇》等传统剧目的上演,也同样是通过整理改编传统戏来丰富戏曲创作资源的。

现代戏在创作上一直存在较大的困难,戏曲程式如何在现代题材中合理利用,戏曲服装如何设计,戏曲人物的念白如何处理等一系列问题,一直在戏曲实践和理论上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归根结底,戏曲题材的现代化、戏曲表演的现代化,以及当前现代戏创作遇到的种种问题,就是如何实现戏曲现代化的问题。当前戏曲创作必须坚持三并举的方针,不断丰富戏曲题材内容和表现方式,戏曲现代化也必须在继承传统、深刻把握戏曲艺术规律的前提下进行,其舞美方面存在的问题尤为突出。

张元秀,一个靠卖豆腐度日的普通百姓,劳苦一生无儿无女。清风亭捡得一子不知有多兴奋;继保回到家中扔掉肉包子刁蛮无理,他又有几多气愤;清风亭前周桂英要认走亲生儿子,他不舍、无奈、矛盾、痛楚、感动,实在作难;面对老伴的责难,他忍气吞声、有苦难言,还要为老妻熬粥煎药;张继保忘恩负义,丧尽天良不认爹娘之时,他欲哭无泪,满腔悲愤不知如何发泄,面对老妻惨死他怒而责子,气绝生亡。这些微妙的情感变化,加上张元秀由60岁到83岁的转变过程,逐渐年迈、衰微、穷酸的样子在青年演员张萌的表演下都得到了较好地体现。尤其在认子一场结尾那种失去儿子不知如何是好、懊悔、痛苦、孤独、无助的感觉,在主题曲伴唱的辅助下演得很感人。

整理改编传统戏既是一种有效的继承方式,同时也是一项复杂、艰难的创作。《清风亭》在剧本和唱腔上就做了较大的调整,《荆钗记》本身也并非莆仙戏的剧目,包括《赵氏孤儿》用木偶戏来演也是首例,《冷山记》所残留的剧本也仅仅只有两个常演的折子。通过对这些剧目的创作背景进行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整理改编传统剧目也是有相当难度的,没有创新和突破,观众是不会买账的。

舞台美术设计要为剧情服务

张召君饰演的贺氏,爱子心切甚至有些溺爱,继保跟亲妈走后,她思念成疾、双目失明,又一直埋怨老伴打走了儿子,愁苦之际,也曾用拐杖责打老伴。这些情感状态在舞台上表现得都比较好,两位半百老人跪在清风亭前祈求还回儿子的一段,恰当地表现出了二老的赤诚、可怜和孤独。

因此,继承改编上演传统戏不仅丰富了戏曲剧目,也拓展了戏曲创作在题材、唱腔、表演等方面的资源,进一步扩大题材范围是打开戏曲创作空间的必由之路。

恰当的舞美设计必然能为戏剧演出增添光彩,但前提是要符合剧情要求若论改革开放以来戏曲舞台上的发展变化,最突出的当属舞台美术。现代道具设计的精致化、多功能化,丰富了戏剧舞台,增强了剧作的表现力。然而,舞台上布景华丽,只见布景不见人,布景与剧情不一致等一系列违背戏剧创作规律的现象也屡见不鲜。笔者认为,针对当前舞美方面存在的问题有必要提出来共同探讨,并得到相应的解决。

张美超塑造的爱子心切、思子愁肠的周桂英,马超博饰演的爱慕虚荣、嫌贫爱富的张继保,刘思秀饰演的活泼调皮、刁蛮无知的少年张继保,以及由丑行张飞飞扮演的嫉恶如仇、官居十八品的地保小哥等在剧中都塑造得情感充沛、真实感人。

地方戏要发展,

从本届福建省戏剧会演剧目来看,许多作品在舞美设计上都力求符合戏曲美学特征,遵从简约、写意风格。莆仙戏《荆钗记》的背景仅仅就是一块黑色的守旧,没有任何绘饰,舞台上的道具也只有传统的一桌二椅,这样的舞美既经济又朴素,与莆仙戏这样具有古典气息的剧种非常贴切。

情感饱满、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使剧情的发展更加流畅,进一步感染了观众。演员在台上注重从人物出发,把唱念服务于人物塑造和情感表达,较好地完成了整个演出。今后在不断的演出、修改过程中,如能在感情的把握上再准确一些,在情绪的控制上收放有度,继续加强相互的配合,定会使演出不断提高。

就必须不断扩大题材范围

恰当的舞美设计必然能为戏剧演出增添光彩,但前提是要符合剧情要求,能为演员的表演服务。有些剧目的舞美则喧宾夺主大显光彩,甚至与剧情的发展相悖而行,不能不令人感到痛惜。有些舞美道具设计不但给演员表演带来障碍,甚至存在一些安全隐患。传统戏《三岔口》在光亮的舞台上营造出了心理上的黑暗,这才是经典作品的处理手法,是值得我们在戏剧创作中研究和学习的。

传统戏是戏曲的宝贵资源,是戏曲传统得以传承的重要媒介,戏曲创作必须充分挖掘其潜在的价值和意义。整理改编传统剧目既是对传统的继承,同时也是一项复杂、繁琐的创作工作。如何合理改编优秀传统戏,是摆在众多戏曲工作者面前的重要问题。福建京剧院《清风亭》的成功上演,在改编传统戏方面做了一次成功的探索。在充分把握戏曲创作规律的前提下,合理改编既有社会意义又有艺术价值的传统剧目;优化戏剧结构,充分渲染矛盾冲突,着力塑造性格鲜明、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必要时,通过充满朝气的年轻演员加盟演绎,是戏曲创作的重要途径。

当前戏曲创作必须坚持“三并举”的方针,不断丰富戏曲题材内容和表现方式

戏曲是一门高度综合的艺术,剧本、音乐、表演、舞美等各方面的相互配合才能完成一次演出。戏曲的高度综合性为戏曲剧目增添了诸多光彩,同时在剧目创作上也提高了难度。在戏曲创作中,我们一定要坚持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相结合;充分保持剧种的鲜明特色,发挥自身优势;深入挖掘传统剧目的价值,提高和丰富表演技艺;坚持三并举的创作方针,不断扩展题材内容;充分尊重戏曲美学特征,并结合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才能实现戏曲艺术的新发展。当前我们在创作上还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具体的创作过程中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这些都是戏曲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正常现象。任何艺术的发展都是一个不断探索、逐渐修正,在相互探讨、共同借鉴中实现和完成的过程,广大艺术工作者积极地投身于戏曲事业理论和实践上的探索,一定能够推动戏曲艺术的繁荣发展。

福建京剧院《清风亭》剧照,张萌饰张元秀、张召君饰贺氏 巫晓波摄

题材是戏曲创作的重要组成,现代戏以反映题材的现代性、直面现实的及时性和传达思想意义的直接性,在戏曲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应该认识到现代戏的创作对于当下戏曲的发展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当前和今后的戏曲创作还要秉承“三并举”的创作方针。

青年戏剧评论家、中国晋剧艺术网特约撰稿人 智联忠/文

高甲戏《闽南人·家》,也是一出反映闽南现代生活的戏曲作品。剧作以闽南一年四季的变化为载体,以节气作为场名,上演了一出表现惠芳、阿成、金贵三位青梅竹马的年轻人生活境遇的故事。既表现了年轻人面对生活的苦恼,又展现了他们为命运而拼搏的斗志,同时还反映了他们之间的情感生活。这样的戏剧情节,很容易为当下的年轻人接受,因为这些戏剧人物身上有他们的影子,这也就是该剧的现实意义所在。这些作品都有很大的现实意义,或唤起革命斗志,或关心当下百姓的生活状况,或追寻人类生存自由的空间。

现代戏在创作上一直存在较大的困难,戏曲程式如何在现代题材中合理利用,戏曲服装如何设计,戏曲人物的念白如何处理等一系列问题,一直在戏曲实践和理论上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归根结底,戏曲题材的现代化、戏曲表演的现代化,以及当前现代戏创作遇到的种种问题,就是如何实现戏曲现代化的问题。当前戏曲创作必须坚持“三并举”的方针,不断丰富戏曲题材内容和表现方式,戏曲现代化也必须在继承传统、深刻把握戏曲艺术规律的前提下进行,其舞美方面存在的问题尤为突出。

舞台美术设计

要为剧情服务

恰当的舞美设计必然能为戏剧演出增添光彩,但前提是要符合剧情要求

若论改革开放以来戏曲舞台上的发展变化,最突出的当属舞台美术。现代道具设计的精致化、多功能化,丰富了戏剧舞台,增强了剧作的表现力。然而,舞台上布景华丽,只见布景不见人,布景与剧情不一致等一系列违背戏剧创作规律的现象也屡见不鲜。笔者认为,针对当前舞美方面存在的问题有必要提出来共同探讨,并得到相应的解决。

从本届福建省戏剧会演剧目来看,许多作品在舞美设计上都力求符合戏曲美学特征,遵从简约、写意风格。莆仙戏《荆钗记》的背景仅仅就是一块黑色的守旧,没有任何绘饰,舞台上的道具也只有传统的一桌二椅,这样的舞美既经济又朴素,与莆仙戏这样具有古典气息的剧种非常贴切。

恰当的舞美设计必然能为戏剧演出增添光彩,但前提是要符合剧情要求,能为演员的表演服务。有些剧目的舞美则喧宾夺主大显光彩,甚至与剧情的发展相悖而行,不能不令人感到痛惜。有些舞美道具设计不但给演员表演带来障碍,甚至存在一些安全隐患。传统戏《三岔口》在光亮的舞台上营造出了心理上的黑暗,这才是经典作品的处理手法,是值得我们在戏剧创作中研究和学习的。

戏曲是一门高度综合的艺术,剧本、音乐、表演、舞美等各方面的相互配合才能完成一次演出。戏曲的高度综合性为戏曲剧目增添了诸多光彩,同时在剧目创作上也提高了难度。在戏曲创作中,我们一定要坚持继承传统和改革创新相结合;充分保持剧种的鲜明特色,发挥自身优势;深入挖掘传统剧目的价值,提高和丰富表演技艺;坚持“三并举”的创作方针,不断扩展题材内容;充分尊重戏曲美学特征,并结合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才能实现戏曲艺术的新发展。当前我们在创作上还存在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具体的创作过程中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这些都是戏曲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正常现象。任何艺术的发展都是一个不断探索、逐渐修正,在相互探讨、共同借鉴中实现和完成的过程,广大艺术工作者积极地投身于戏曲事业理论和实践上的探索,一定能够推动戏曲艺术的繁荣发展。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