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徽州历史》东跑西颠,剧目不止让女子的造化引发观者中度关怀

0 Comment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柏 岳

黄梅戏《徽州往事》在宁开演,表演艺术家韩再芬带来的意境获评美不胜收

跟韩再芬一起梦寻徽州往事

经过三年的精心打造,黄梅戏著名演员韩再芬于近日献演了再次以徽州故事为题材的剧目《徽州往事》,连续三场演出,皆座无虚席。从文化主管部门的领导、戏剧专家到普通的市民、农民,无不高度赞扬。比起《徽州女人》,该剧目无论在内容还是在形式上,更加贴近当代人的审美趣味。归纳起来,其美有六点。

12年前,安徽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来宁演出了徽州三部曲第一部《徽州女人》,引起不小轰动。时隔12年,她带着徽州三部曲第二部《徽州往事》再次来宁,昨晚,该剧在南京紫金大戏院拉开大幕,并从昨天起到本月29日连演11场。

导语:1月8日至12日,黄梅戏原创剧《徽州往事》再度来肥5场连演。本次演出延续了再芬黄梅合肥迎新演出的惯例,今年已是第四届。2012年底,韩再芬曾率《徽州往事》剧组在合肥首演。一年来,《徽州往事》走南闯北,先后在深圳、广州、南京、济南、苏州等地巡演近百场,场场爆满,收获如潮好评,被赞为近年来难得的优秀黄梅戏原创剧目。

题旨美。该剧表现了十九世纪末连绵不断的战争和烧杀抢掠的匪患给普通百姓所造成的苦难生活,它以一个女人的悲苦命运,形象地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没有和平的环境,没有稳定的社会秩序,既不可能有繁荣富强的国家,更不可能有个人的幸福生活。平安,才是百姓最大的福祉。看了这部戏的人,会为自己生活在和平盛世而感到幸运,会珍惜当下这种海晏河清的大治局面。

记者昨天现场感受了韩再芬带来的徽州风情和火爆人气,演出结束后不少观众并未离席,掌声久久不断,直称美不胜收。

赏一出徽州文化

故事美。该剧之所以能使普通的观众全神贯注地看下去,是因为它讲述了一个吻合中国人审美心理的故事:一个美丽、聪明的女人在动乱的岁月中如何与命运进行抗争?又如何在爱情、婚姻、礼教的漩涡中挣扎?剧目不仅让女人的命运引发观众高度关注,还运用了设置悬念、情节突转等讲述故事的方法,让观众欲罢不能。时下的戏曲一般都因怕观众提前退席,而不再安排中场休息,但该剧中场休息时,无一观众退场。

角色美

近些年,古老神秘的徽州名扬四海,游人趋之若鹜。方兴勃发的徽学俨然文化、艺术和学术界津津乐道、竞相抢手的课题。徽文化元素杂花生树,大有泛滥趋势。冠以徽州名目、种类繁杂的文艺作品五花八门,其中亦有舞台戏。黄梅戏《徽州往事》经长久酝酿,隆重出台。

音乐美。该剧大量运用了背景音乐,对于描画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徽州的社会气象、渲染特定的环境气氛、透视人物的情感世界,有着很大的帮助。在情节的关纽之处和女主人公命运的突转之时,其背景音乐总能够将观众带到那剧目所表现的时代与环境之中,感受到时代的凄风苦雨和女主人公的悲凉心境。

歌舞美风俗美

徽州,不仅是地理和历史的,也是文化的。天工造化,文化传承,徽州人的心智得以开启。山多地少、水浅田薄,农耕渔樵、百般辛劳,徽州人于诗书里寻求慰藉。徽州人性格及生活,也呈现出别样风貌。人尚古衣冠;食有毛豆腐、臭鲑鱼;宿则久居石雕、砖雕、木雕琳琅满目的深宅大院;蜿蜒的徽杭古道、曲折的新安江,乃是徽州人走出大山,向外经商、求学、逐功名的捷径。因为历史积淀,伦理道德陈陈相因、脉脉相传。然而,理学、礼教与人性、人情的对峙和碰撞,致使掩映于明山秀水的古村落、古民居里,轮番上演着忠孝节义、爱恨情仇的传奇故事。

歌舞美。黄梅戏的旦角声腔以声音甜美、情感饱满、吐字清晰、行腔自然见长,黄梅戏之所以受到大江南北各类观众的喜爱,与它的这些特点有关。而韩再芬在此基础上,有着更美更动人的歌唱风格,她的声音纯净得没有半丝杂质,如同碧水蓝天;又粗细均匀,亮而圆润,能直透入人的五脏六腑,让你无一处不感到熨帖。更为可贵的是,韩再芬在该剧中的唱腔,吸收了现代流行的音乐元素,使之更切合当代人的欣赏要求。当然,这种吸收,并没有违反黄梅戏的音乐规律,听起来依然有着浓郁的黄梅戏的韵味。黄梅戏比起其它的剧种,舞蹈较为突出,可谓“无动不舞”,而该剧不但发挥了这一长处,还创造了“算盘舞”、“戴镣舞”等舞蹈性的程式动作。曼妙的舞蹈使得舞台自始至终洋溢着悦目的美感。

一个舒香不同风情

看一场徽州电影

风俗美。一种地方戏区别于他种地方戏的,不仅是唱腔,还有它所表现出来的独特的地域文化。如果一种地方戏没有表现出它所在地域的别样的文化,可以说,它的剧种个性就没有得到完全的彰显,那么,也就无法得到本地和外地观众的赞赏。该剧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其原因之一就是它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徽州的地域文化。村庄与家族的合一、浓厚的商业风气、留守女人的坚强干练以及丧葬、结婚、生子、除夕、待客等等,构成了一幅内容丰富、包罗万象的风俗画卷。

韩再芬是公认的东方美人,她曾成功塑造过西施、七仙女、孟丽君、杨玉环等形象。昨天,韩再芬的出场非常特别,她并没有露出真容,只是透过窗纱露出影子,配合着温柔婉转的声音。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亮相非常抓人,立即获得观众雷鸣般的掌声。

黄梅戏《徽州往事》讲述的是清朝后期,匪患四起,宁静的徽州也陷入了战乱。一位叫舒香的女人,知书达理,勇敢智慧,虽然怀着对幸福生活的执着追求,却始终没有得到幸福。剧情从一个平凡的女人的故事,折射出一个曾经动乱时代的缩影。婉转的唱腔,曲折的故事,韩老师在剧中把一个

布景美。启幕之时,剧名“徽州往事”以电影片名的手法凸显了出来,伴之夺人心魄的背景音乐,刹那之间,喧闹的剧场便寂静无声,观众立时就进入了十九世纪下半叶的徽州乡村。这种舞美设计无疑是将电影、话剧的手法运用到了戏曲舞台上,不仅完全改变了传统戏曲一桌二椅单调的舞台呈现,也改变了半个世纪以来新编剧目每场时空固定的布景设置。更值得赞许的是,该剧的舞美设计不是简单地表现人物活动的环境,而是紧扣地域文化与人物的性格。譬如序幕中打更人深夜送信给女主人,敲门之后,闺楼灯亮,女主人打开一扇小窗子,用吊篮将信提了上去。这一徽派建筑的闺楼设计,向观众传达出这样的信息:礼教森严的徽州乡村,防微杜渐,凡事都考虑男女之大防。而女人因丈夫长年在外经商,为避免名誉受损,亦处处小心谨慎。

在《徽州往事》中,韩再芬饰演了一个美丽聪慧又悲情的传统女人舒香。几乎每一幕,她的戏服都要让观众惊艳一次,或是白得纯洁无瑕,或是红得明艳亮丽,或是绿得清新素雅。不少观众表示:在韩再芬身上,明艳之美和凄清之美都展现得淋漓尽致。

扮演徽州女人表演的淋漓尽致,精彩的表演,赢得观众阵阵掌声。粉墙加黛瓦、飞沿露檐角、夜半更声起,深闺锁佳人,《徽州往事》一拉开大幕就将一幅浸润着徽文化的场景呈现在观众面前。
委婉曲折的叙事,扣人心弦的情节深深吸引了现场的观众,故事发生在清朝后期,围绕徽州汪氏家族媳妇舒香的命运展开,展现了那个时代的人生悲欢冷暖,善与恶、真诚与虚伪的情感。

当然,这部剧还有许多改进的空间,如戏剧的张力仍需加强,有些地方空场时间要压缩,歌词和说白的文学性须提升。但是,瑕不掩瑜,就以现在的艺术呈现来看,仍不失为近年来戏曲剧坛上的一部力作。

歌舞美

《徽州往事》是一部全新创作的原创黄梅戏舞台剧。该剧叙事方式充分关注了现代观众的美取向,一改中国戏剧节奏太慢、叙事单一的弊端,运用现代戏剧艺术理念,既呈现出电影般的表现张力与细腻,但又极具戏剧的现场震撼感。专家们一致认为《徽州往事》是第一部叙事超过电影、品戏不亚于传统戏曲、听音乐相当于音乐剧、现场震撼超过话剧的新戏剧,是中国艺术家在舞台艺术上的一次极成功的自主创新老腔老调、传统程式,却表现了现代审美,演绎了崭新的价值观,不露声色的表达了中华民族对和平、对幸福生活执着追求的梦想。《徽州往事》的编剧谢熹是徽州休宁人,理工科出身,热爱文学,且有极深厚的写作功底,曾游学美国,有好莱坞电影创作经历,且又深深眷恋故土,熟悉徽州民俗、民风与民情,这给《徽州往事》带来了先天的文化阅历和创作技巧优势。

自创舞种新颖有趣

喜庆中飞来的厄报,悲恸中的生死悬念,哀伤中的困惑,质疑中的期盼、期盼中的侥幸、侥幸中的谋略、谋略中的镇定、镇定中的悲愤编剧采用现代戏剧和电影制造冲突与悬念的叙事手法,使观众和剧中人一起沉浸在希区柯克悬疑剧式忐忑难安的心理张驰中,情绪起伏,五味俱陈。加上舞美设计不仅完全改变了传统戏曲一桌二椅的单调舞台呈现,也改变了半个世纪以来新编剧目每场时空固定的布景设置,采用组合式、多景深的舞台布景,更拉近了观众与剧中人的心理距离。

黄梅戏的旦角声腔以声音甜美、情感饱满、吐字清晰、行腔自然见长,黄梅戏之所以受到大江南北各类观众的喜爱,与它的这些特点有很大关系。观众刘先生认为,韩再芬有着更美更动人的歌唱风格,她的声音纯净得没有半丝杂质,粗细均匀,亮而圆润,能直透人的五脏六腑。

听一曲徽州恋歌

黄梅戏比起其他剧种,舞蹈较为突出,算是戏中的一个重要元素。记者发现,该剧不但发挥了这一长处,还创造了算盘舞戴镣舞等舞蹈动作,让观众们觉得新奇有趣。

作为一台戏曲精品,从音乐方面处理黄梅戏的继承和创新关系,《徽州往事》也是做得最好的。据说王延松导演每排一出戏都先要把自己倒空,把脑海和心田清理干净,然后,从零开始解读剧本、琢磨人物、设想音乐,直到进入排练场之后,方才开始一步步寻找、建立、丰富、完善属于这一部戏的格。这个被他称作一戏一格的风格,在剧中鲜明地体现为约定俗成的曲调的减少,代之以充满传统黄梅戏传统音乐元素的音乐与唱腔、故事、舞蹈在节奏和情绪上的完美交织、融合与彼此约束。韩再芬此次在剧中扮演的是一个本来美丽、聪慧、情感充沛,却在永恒的渴望与无尽的忍耐中荒芜了心田的女子。近30年的舞台功夫使她的表演丝丝入扣、炉火纯青。

风俗美

另外,《徽州往事》在舞美设计上不仅完全改变了传统戏曲一桌二椅单调的舞台呈现,也改变了半个世纪以来新编剧目每场时空固定的布景设置。它着意运用诸多徽州元素古朴的村落老宅和精致的家具陈设,乃至青翠的竹海都被搬上舞台,简约典雅,美轮美奂。

展现了徽州地域文化

韩再芬小档案

一种地方戏区别于别的地方戏的,不仅是唱腔,还有它所表现的独特地域文化。《徽州往事》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徽州的地域文化。村庄与家族的合一、浓郁的商业风气、留守女人的坚强干练以及丧葬、结婚、生子、除夕、待客等等,构成了一幅内容丰富、包罗万象的风俗画卷。

韩再芬,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曾获得全国德艺双馨艺术家、国家首批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等国家级荣誉、称号、奖励等多项荣誉。

观众孙小姐表示:这不仅是视觉听觉的享受,也是文化风俗的洗礼。譬如序幕中打更人深夜送信给女主人,敲门之后,闺楼灯亮,舒香打开一扇小窗子,用吊篮将信提了上去。这幕戏传达出的信息是:徽州乡村礼教森严,而女人因丈夫长年在外经商,为避免名誉受损,亦处处小心谨慎。可以看出戏里的每个细节都很有内涵。

1984年,韩再芬主演黄梅戏电视连续剧《郑小姣》全国热播,造成万人空巷的局面而一举成名,成为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位黄梅戏明星。先后主演了《女驸马》、《血狐帕》、《西施》、《杨玉环》、《徽州女人》、《公司》、《白门柳》、《美人蕉》、《徽州往事》等二十余部具有影响力的舞台剧及《香魂》、《徽商情缘》、《生死擂》、《疾风劲草》、《温州女人》、《清明上河图》、《红粉须眉》、《走向共和》、《尘埃落定》、《贞观长歌》等二十余部优秀影视作品,荣获国家级和省级奖励40余项。

韩再芬是黄梅戏艺术领域当代最杰出的代表与领军人物,是继严凤英、王少舫之后,第二代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群体中标志性艺术家。

韩再芬深受广大观众欢迎和喜爱,始终活跃在舞台上。她运腔自如,情感饱满、委婉动人、声情并茂,擅长用深厚的基本功和精湛的艺术技巧表现人物性格特点,用独特、细腻的艺术感染力微妙地表达舞台人物的情绪细痕。她的做功极佳,形体语言丰富,身段优美,但始终保持了表演作风朴实,在继承戏曲传统程式的基础上总能在具体表现的人物上有巧妙的创造,娴熟运用接近白描的手段把人物的命运活灵活现地展现在舞台上,形成了强烈的表演个性和独特的表现风格。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