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那出戏的演出就不仅独有了人物、有了心情,西路武安平调有舞台艺术片《秦香莲》

0 Comment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钮 葆

www.3730.vip 1

不久前,看了天津京剧院创作演出的新编历史剧《香莲案》,现场观众反响强烈,掌声不断,我也禁不住激动了一番。过后,仔细想了想,为什么这出戏的演出会有如此的效果呢?我以为除了天津观众对京剧的那种特殊感情以及观剧热情以外,这出戏的创作的确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之处。

两年多以前,我和老伴儿陪程永江老师夫妇在长安戏院看了吕洋同志主演的《锁麟囊》《梅妃》两出程派传统戏,后又陆续看过她的几出戏,感觉很好。前不久,我和老伴儿比较完整地观看了她主演的新编程派戏《香莲案》,感到她进步很快、很大,已经相当成熟,为程派艺术队伍有她这样的后起之秀高兴。

应中国剧协邀请,天津京剧院将于1月25日起在长安大戏院举办梅花绽放,为民放歌天津京剧院荣获中国戏剧梅花奖演员创作剧目展演活动,共有6位梅花奖演员和5位青京赛金奖获得者主演的四部创作剧目和一部整理改编剧目上演。本次展演的五台大戏均是天津京剧院的独有剧目,其中由京剧名家王平、杨乃彭、邓沐玮、李经文等主演的现代京剧《华子良》,从2000年至今已经演出500多场,荣获多个国家大奖。2014年推出的新编京剧《康熙大帝》,由京剧名家王平携优秀京剧演员吕洋、王嘉庆、闫虹羽等主演,曾在第七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大受好评。新编京剧《香莲案》《洛阳宫》和整理改编的传统戏《乾坤福寿镜》,分别由青年演员吕洋、凌珂、赵芳媛、王艳主演,特别是《香莲案》和《洛阳宫》,一悲一喜,剧情完整,人物合理,演员出色,初登舞台就获得了挑剔的京、津戏迷的肯定和欢迎。

它首先给人的感觉是新。先是新在剧本上,秦香莲、铡美案这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故事了,但是在编导们的手里老故事新编排、熟题材新开掘,然而又没有走眼下那种动不动就解构就颠覆的时尚路子,而是在古老传说的基础上,顺势顺时地进行了角度的转换和内涵的深化。编导们没有把眼光仅仅停留在包大人不畏权贵为老百姓伸张正义上,而是对秦香莲和陈世美的行为动作和内心世界乃至人生轨迹作了更加细腻和细密的刻画,于是正像作者自己所言:事件就不再仅仅是抛弃与抗争了,而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攀向人生高峰的书生如何堕落的过程,更看到了一个普通女性善良、坚韧、自尊的不凡,这显然比单纯地让观众痛痛快快的出口气要多少更有意味些。

《香莲案》这出戏,吕洋的确演得很好,既十分投入,又相当到位。而能够取得这样好的艺术效果,我认为,剧本从情节到戏文的锤炼乃是十分重要的保障。程老先生的戏,剧本是非常讲究的,使得这些戏从听觉到视觉都具有强悍的艺术感染力,自然而然地引导、启迪受众在艺术享受中深入思考,绝非浅层次的“娱乐”而已。所以,我十分佩服刘连群老师。他这支笔真有力量,使得刚刚上演的《香莲案》就已经稳稳当当地取得了与《铡美案》《秦香莲》相并立的地位。

紧凑合理的《香莲案》

我之所以说这出戏新,还新在全剧的演出全是由剧院的青年新秀担纲,吕洋的秦香莲、凌柯的陈世美、王嘉庆的包拯,满台的亮丽形象、满台的青春气息,包括乐队也是精精神神整整齐齐,新人新面貌不仅看到了天津京剧院的实力和发展,仿佛对京剧的未来也如释重负地深深吐了一口气。

但是,我还是想对吕洋本人、对这出戏提几点改进建议:

陈世美与秦香莲的故事家喻户晓,京剧有舞台艺术片《秦香莲》,平常演得更多的是《铡美案》。国家一级编剧、天津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天津戏曲研究所名誉所长刘连群改编的《香莲案》,在传统戏《秦香莲》的基础上,用现代观念来重新演绎,使情节更合理,人物行为更可信,同时又未丢掉京剧的本体,包括水袖、髯口,唱念做舞,都移步不换形,保持了京剧写意、虚拟和程式化三大特征,保持了京剧固有的意境和神韵。

我对这出戏的另一个感觉就是味浓,首先是京剧味浓,京剧本体的特色十分突出。这本不该是问题的问题,排京剧自然要像京剧了,然而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简单,我确实看到了一些叫京剧但不完全是京剧或者是京剧味不够浓的作品。在这样的创作背景下,《香莲案》的表现就显得十分可贵了。首先这出戏的编导并没有拼力让剧本和演出承载过多的思想和内涵,也没有在情节如何复杂铺陈上花费过多精力,而是把笔触主要放在了人物的内心和情感世界的纠结上,在单纯中求丰富,在鲜明中寓深刻,这就为发挥戏曲的诗性优势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再加上编导很注意为演员的唱念做打提供支点,把主要精力放在表演本体上,而不是过多地去考虑场面的营造。这样一来,这出戏的演出就不仅有了人物、有了感情,还有了角儿、有了活儿。也许我有些保守,但是如果京剧没有了角儿和活儿,只注重精良的大制作和场面营造的气势,或者说有角儿有活儿,却被台上的大气给淹没了,那京剧的特色乃至京剧的审美精神将会受到很大的损害。

关于高音、中音、低音的合理配合。吕洋的嗓音条件非常好,中气很足。这恐怕不仅是先天的,更是她刻苦历练的结果。尤其是高音区,她把握自如,游刃有余。听她在高音区行腔,全然不会有担心的感觉。但是,建议她更加注重高音与中低音的配合这个问题。我觉得,程老先生行腔,对高音与中低音的配合颇具匠心,时而浑然一体,过渡自然,时而却偏偏要显出刀砍斧斫的痕迹,而这些不同的行腔处理无一不是依字义、字音的表达需要而设定的,无一不是依戏文本身所应表达的情感而设定的。这方面,老先生的《贺后骂殿》《青霜剑》《荒山泪》《梅妃》《亡蜀鉴》《窦娥冤》等都有很典型的例证。

该剧剧情比《秦香莲》或《铡美案》更紧凑、更合理、更富有层次,人物形象更丰满。尤其是陈世美,其人格蜕化和堕落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的:中榜后的喜悦,让他想起了妻子为他缝制寒衣,要写信告诉妻子得中的喜讯;皇上的招亲给了他惊喜,也令他左右为难;当他要说出家中有妻室时,是太监打断了他的话;秦香莲携子女来到,他深夜至客店见面劝妻回乡,尚存一丝对妻儿的不忍。是公主的逼迫让他下决心做一个了断,于是让韩琪追杀秦香莲母子三人,这样的渐进式的蜕变令人信服。舞美设计既增加了有现代元素的背景,又保留了一桌两椅的京剧传统,利用灯光转换来迅速换景,使剧情紧凑而有悬念,既符合京剧虚实结合的原则,同时还产生了一种电影蒙太奇的视觉效果。

流派是戏曲特别是京剧重要的审美质素,流派也是观众欣赏京剧的落脚点。应该说《香莲案》之所以受到观众欢迎,与它有着鲜明的流派意识也是分不开的。然而,流派决不仅仅是唱腔和身段的问题,这其中更重要的是要把握流派的人文性格和内在韵律,在此基础上寻找与所扮演人物的对应关系,要么适应人物性格和全剧风格对所选择的流派做出适当的变化和发展,要么适应流派的品格对人物性格和全剧的风格做出调整,只有二者在相互叠合起来的时候,才能起到水涨船高的艺术效果。编导们成功地塑造了一个程派的秦香莲,那外柔内刚、忧患中坚守的性格,既是对人物的深化和新的解读,又是对程派艺术精神的更加深入和形象的阐释,这的确是很难得的创造。

陈世美夜晚暗访秦香莲时,秦香莲那句“你怎能不令我骨冷心寒”中的“心”若改为按尖音字处理似更好一些。“心”,《广韵》对它的读音描述是“息林切,‘深’,开,三,平,‘侵’,‘心’”。即是说,“心”是“精、清、从、心、邪”组的字,不是“见、溪、群、晓、匣”组的字,按尖音来唱是符合理据的。当然,符合尖音理据的字未必都一定要按尖音来唱,但此句中除“心”以外,其他各字都是按普通话读音来唱的,将“心”字改为尖音唱法,似可在音感上增加历时性的距离美,增加本句行腔的跌宕,望酌。

与传统戏不同的还有秦香莲由程派演员吕洋扮演,其嗓音和身段表演恰到好处地发挥了程派幽咽婉转、外柔内刚的艺术特点,为京剧舞台创造了一位崭新的程派秦香莲形象。尤其是陈世美无情地派人追杀,激起她告状的意志,包拯的为难又使她为保护一个难得的好官而决定退出不告了,香莲能忍一时冤,不愿人间失好官的隐忍,使其形象得到了升华,不再是过去单纯的冤妇,而是一位坚忍、大义的女性,因而形象更加感人。此时,演员的唱腔、表情和眼神融为一体,催人泪下,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为了“不愿人间失好官”,秦香莲主动撤诉,这个情节设置得太好了,较之《铡美案》《秦香莲》的相关情节安排来说是质的飞跃!但是,吕洋用近乎话剧对白的方式念“我不告了”,这恐怕无法把秦香莲此时应有的情感完好地表达出来,是否可改为仍用韵白来念:“我,我不不不……不告了”更好一些呢。因为,这句念白虽仅几个字,但明显是全剧中极为重要的情节转化,是秦香莲人物塑造中极为重要的一笔,内涵极为丰富,可使受众由此产生诸多思考。

难得一见的喜剧《洛阳宫》

全剧最后一次复沓“一针针,一线线……”似有些“蛇足”。我感到,《香莲案》是一出有着浓烈悲剧色彩的正剧。而这样的正剧,其结尾采用“悬崖撒手”的方式,或采用“锁住荡出”的方式,大概会更为有力。《锁麟囊》作结的八句流水,我觉得是典型的“锁住荡出”式的结尾,非常有寓意。《香莲案》全剧中前面三次“一针针,一线线……”是很得体的,最后这次的复沓似较为无力了。是否可改为:在包拯摘下乌纱,坚定地唱出“包龙图先正国法,再见君颜”后,秦香莲先低声叫板“喂呀”,继而配以身段,高亢地唱出“看起来,开封府内有青天”,一双儿女和店主站到她身旁,造型,亮相,定格,全剧终。这样处理,大概应属“悬崖撒手”,可启迪受众思考许多问题。这样处理是否更好一些呢,望酌。

近年来的新编京剧多是正剧,让人看着很沉重,喜剧极少,而天津京剧院创排的京剧轻喜剧《洛阳宫》,将老故事赋予时代审美特色,立意深刻,诙谐幽默。

www.3730.vip,拉拉杂杂地述说了以上一些极不成熟的想法,而且是仅观看一次的零碎想法,可能多属谬见。

《洛阳宫》讲述了唐太宗李世民欲修复前隋朝洛阳宫,送给爱女做陪嫁,长孙皇后施巧计鼓动宰相房玄龄进谏的故事。房玄龄本胆小怕事,但喝了一瓶皇封御酒后,仗着酒力,慷慨激昂地批评李世民。李大为光火,但鉴于其醉酒,又是儿女亲家,只得强压怒火,将其关在宫中自省。不料房经此折腾,却找到失去的自我,决定绝食抗议。长孙皇后劝解无效,将带来的酒饭谎称御赐鸿酒毒饭,房狂饮暴食后,躺下等死。长孙皇后假设灵堂,李世民在灵前痛哭悔恨。房被哭声惊醒,李世民等被吓得四处躲逃。经长孙皇后解释,最终李世民知过即改,更赐房御酒一缸,勉励其进谏。

该剧题材新颖,且富有时代意义,用现代意识对李世民廉政纳谏的故事重新进行观照和演绎。这种新的观照集中地表现为不仅仅把唐太宗、长孙皇后、房玄龄作为一代明君、贤后、忠臣来看,而且将他们作为活生生的人来认识,通过叙述发生在宫廷中的家务事,从人的本性角度演绎出长孙皇后的聪慧贤德、房玄龄的忠诚老实、李世民的廉政纳谏,用喜剧的形式讲述了中国传统社会里为君、为臣、为人之道,让人们在笑声中深思。此剧舞台呈现方面,既不失传统戏曲的程式,又利用大量现代手段,满足现代观众欣赏需求。演员表演方面,既有京剧艺术的大气高贵,也有表现剧中人物智慧的插科打诨、跳入跳出,做到亦庄亦谐、雅俗并存。全剧中只有房玄龄、长孙皇后、李世民、尉迟恭、大太监和公主共六个人物登台,全剧诙谐幽默,机智活泼,成为一出好听、好看、好玩且意义深刻的新编京剧。

标签:, ,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