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二人台《红玉米》作为戏曲艺术,编剧和出品人在创制人物时也足够运用戏曲化的手法

0 Comment


来源:《人民日报》作者:

图片 1

图片 2

火红的高粱穗儿,火红的迎亲轿,火红的新嫁衣,跃动在浓郁的青纱帐里,迸发出野性的张狂,生命的蓬勃。日前在京演出的豫剧《红高粱》,在欢快、俏皮的唢呐声中红红火火地拉开帷幕,为我们演绎了一出爱恨情仇的动人故事。该剧赞颂了人性的美好,讴歌了敢于抗争的民族气节,在诸多表现抗日题材的剧目中算得上是独树一帜的好作品。

本报讯
看过了小说和影视版的《红高粱》,您看过豫剧版的《红高粱》吗?8月13日晚,作为由省文化厅主办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演出活动的展演剧目,由三门峡市戏曲研究中心排演的豫剧现代戏《红高粱》在省人民会堂让戏迷们大饱眼福。

资料图

我敬佩三门峡豫剧团艺术家们的气魄和胆识,在小说、电影已经产生广泛影响之后还敢碰触“红高粱”这一题材,凭借勇气和智慧对故事进行再创造,并将之成功地搬上豫剧舞台。豫剧版《红高粱》不是电影的简单移植,而是充分利用戏曲手段来推进故事情节,塑造典型人物,无论是叙事手法还是情节铺陈,都与电影截然不同。戏曲虚拟、写意的特点在该剧中得到充分展示,比如一场“颠轿”就发挥了戏曲载歌载舞的优势,唱得动听,舞得自然,令人眼前一亮。以往有些豫剧现代戏,多是生活化的表演,缺少写意性和程式化,因此被轻蔑地称作“话剧加唱”。豫剧《红高粱》没有这样的痕迹,一招一式都是用唱、念、做、舞来完成。“颠轿”既有传统戏《抬花轿》的意蕴,又不是全盘的照搬模仿,而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

豫剧《红高粱》创作于2011年。经莫言授权,三门峡市戏曲研究中心首次将《红高粱》以戏曲形式搬到舞台上。该剧由著名剧作家贾璐担任编剧,河南豫剧院副院长丁建英执导,著名音乐家赵国安作曲,三门峡市豫剧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史茹领衔主演,李永利、李广敏等联合主演。该剧以主人公九儿和十八刀的爱恨情仇为主线,展示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先辈们敢爱、敢恨、敢生、敢死的精神与气度,以及对入侵者不惜用鲜血和生命抗争的精神。

省城五月的舞台嫣红似火。山西省晋剧院演出的晋剧《红高粱》更为这个火热的演出季增添了无限光彩。晋剧《红高粱》震撼了省城舞台,点燃了观众心中的火焰,激奋、愤懑和悲恸。省晋剧院为什么要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的经典小说《红高粱》搬上舞台?最根本的是为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表现抗战精神,民族气节,人间大义是这台戏的宗旨,是制作者的初衷。

该剧主题厚重,立意深刻,用鲜活的形象再现了抗日战争初期平民百姓英勇不屈、拼死抗争的悲壮图景。在民族危难之时,连九儿、十八刀这些底层民众都投身到抗日的行列中,他们用血肉之躯,抵御外敌的入侵。九儿要去炸敌人的军火列车,一身缟素,一担烈酒,带着慷慨赴死的悲壮,冲向敌寇的军车。轰然的巨响,冲天的火光,唤起观众压在心底的情感,燃起磨灭不掉的民族记忆,也生发出对当下的无尽的联想,尤其是“日本侵略者休想赖账”的怒吼,动人心魄!这也是豫剧《红高粱》的现实意义。九儿、十八刀悲壮倒下,儿子豆官顽强地活着,他们就像中原大地上的红高粱,一茬接一茬,连绵不断,生生不息。舞台上挺拔的红高粱,不但有壮美的视觉效果,更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值得称道的是导演用活了布景,当青纱帐里尸横遍野时,导演让红高粱的景片抖动起来,这样的处理让观众由衷地感觉到青纱帐颤抖了,红高粱愤怒了,侵略者的罪行,激起天怒人怨。

据了解,此次演出是主创团队在该剧获得多项大奖并晋京演出后,广泛听取专家意见,全面加工提高的版本。整部剧目更加清新、浪漫、大气、震撼,人物性格更加鲜明,思想内涵更加深刻厚重。

莫言的《红高粱》家族系列小说红遍了中国,红遍了世界。根据小说原著改编的电影、电视剧、舞剧《红高粱》,以及多个戏曲剧种改编的《红高粱》同样赢得了观众,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张艺谋导演的电影《红高粱》,郑晓龙导演的电视剧《红高粱》,许锐、王舸导演的舞剧《红高粱》,他们在不同年代分别从各自的视角对《红高粱家族》进行改编。他们以不同的审美维度和审美样式讲述《红高粱》的故事。山西省晋剧院是用戏曲的形式来讲述这个动人、悲怆的故事,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维度和艺术价值。

剧中的主人公九儿、十八刀塑造得血肉丰满,性格鲜明。编导在创造人物时也充分运用戏曲化的手段,两个人物都显示出鲜明的行当特点。九儿是花旦,十八刀是架子花,导演将许多传统程式化用在现代人物身上,自然流畅。九儿是草台戏班里唱刀马旦的演员,性格泼辣,敢爱敢恨;十八刀是高粱地里的草莽英雄,性情豪爽,爱憎分明,连胯下的坐骑也与众不同,不是黄膘马,不是火焰驹,而是一头叫驴。编导夸张他们的个性,放大他们的特征,犹如大写意的泼墨画,线条粗犷,棱角分明。扮演九儿的演员史茹准确把握人物性格,既有泼辣女性的麻利豪爽,也有贤妻良母的委婉细腻。史茹的演唱很有功力,音色甜美,收放自如,并且有很强的爆发力,几大段很有难度的唱段,她唱得声情并茂,游刃有余。扮演十八刀的演员李永利,形象英武,举手投足都流露出野性和豪气。

九儿的扮演者史茹深入细致地诠释了这个敢于追求自由和真爱、面对侵略勇敢抗争的坚强女性人物。史茹说:在演出时,我就把自己当成九儿,用心去感受她的爱恨情仇。导演丁建英表示,他将九儿设定为一个戏曲艺人,融合了莫言《红高粱》系列小说中其他女性人物的特点,并把戏曲中扈三娘的形象附加在角色身上,那首多次响起的靠山吼表达着中国人民不屈的抗争意识。

小说《红高粱》是莫言的代表作,讲述发生在他的故乡山东高密东北乡的抗日故事,描写日寇侵华期间,中国乡民余占鳌、刘罗汉与民女戴凤莲婉转凄恻的爱情经历,抒写了以他们为代表的广大民众奋起反抗、英勇悲壮的抗战故事。晋剧《红高粱》在充分保留原著精神气质的基础上,依据晋剧艺术的特征,对主要情节进行凝练、浓缩,对人物关系作了合理转化,把九儿、余占鳌、刘罗汉三个人改编为青梅竹马的发小,使人物之间的矛盾更为集中,故事情节更为曲折。全剧由颠轿、洞房、祭酒、复仇等8个场次构成,通过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展示在民族危亡之际,底层民众从无意识到有意识的觉醒,从普通乡民到抗日志士的成长,从儿女情长到民族大义的情感升华,面对入侵的敌寇,不畏生死,进行抗争,表现了中华儿女捍卫民族尊严的英雄主义气概。

稍显不足的是戏的后半部,戏剧冲突少,情绪宣泄多。如果后面的戏也能做得戏剧冲突激烈,故事性观赏性强,豫剧《红高粱》将会赢得更多的掌声。

很多观众表示,舞台上浓密的高粱青纱帐、真实壮观的酒神庙场景、夸张的酒坛和大酒碗,极富视觉冲击力。而九儿和十八刀等人奋起反抗的精神更是催人泪下。

晋剧《红高粱》是对一部经典小说的舞台展现,是对古老的晋剧艺术的创新和突破。它最大的特点是把小说戏曲化和对山西元素的吸纳,以及对晋剧艺术各个方面的改革、创新和时尚化。它用音乐和声腔、舞蹈和绝活、人物和行当来演绎小说讲述的故事,直观、形象,更为感人肺腑、动人心魄。

作者:刘洋

其一,晋剧《红高粱》作为戏曲艺术,最大的成功在于它的音乐和唱腔是全新的创造。在保持晋剧音乐基本元素的基础上,吸收了带有浓郁地方色彩的山西民间音乐,如左权民歌、祁太秧歌、伞头秧歌等,使晋剧音乐和唱腔更加丰富多彩,呈现出一种全新的音乐形象。

豫剧《红高粱》剧照

剧中九儿在娶亲途中的颠轿音乐、回门途中的跑驴音乐均具有山西民间音乐的特色。

晋剧《红高粱》中的独唱、对唱、三重唱使这台戏曲更具有歌剧色彩。拜堂一场中,九儿、余占鳌、刘罗汉的三重唱抒发三人此时此境中的不同心情,委婉、激愤、凄怆,声情并茂。

剧中主角九儿的唱段最多也最为动人。特别是在刑场一场,当刘罗汉惨死在鬼子手里时,九儿以大段唱腔怒斥鬼子:割不完的高粱灭不尽的种。一茬收了,一茬又红。这些杀千刀的小鬼子,为什么到我家来行凶。黄河水从此再无太平日,高粱地从此四季都寒冬。数不尽的怨恨心头涌,我我我,恨不能杀光鬼子惩元凶。九儿内心的仇恨奔涌而出,她掏出剪刀刺向鬼子的军旗,把鬼子的太阳旗踏在脚下。鬼子的枪声响起,我们的女英雄、人民的好女儿慢慢地倒下!在强烈、激愤的音乐声中,余占鳌带领众乡民怒火填膺,齐声高歌:高粱红了,鬼子来了。国破了,家亡了,我们一起上路了。在我爷爷信奉血债血偿的旁白声中,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在与鬼子搏斗的爆炸声和枪声中,一台红光,满幕高粱,红得耀眼,红得悲壮!这段表现复仇主题的唱段和情节是全剧最为震撼人心的部分。

伴唱在传统晋剧中是不多见的。晋剧《红高粱》借鉴现代歌剧的形式,每逢剧中的关键节点出现的伴唱,起着塑造人物性格、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民歌式的伴唱,似梆非梆,引人入胜,余味无穷。

晋剧四大件与交响乐的结合,更觉入耳动听。委婉、低沉、

亢奋的交响,恰到好处地烘托了剧中不同的气氛。

其二,晋剧《红高粱》以戏曲中不同行当的演员扮演小说中的不同人物,使人物敢爱敢恨敢生敢死的形象更加鲜明。主工小旦的师学丽饰演的九儿,俏丽活泼,大胆泼辣,敢爱敢恨,充满了奔放热烈的生命意识。著名须生孙昌饰演的刘罗汉,性格内敛,敢作敢当,在生死关头能够挺身而出。饰演余占鳌被誉为三晋第一架子花的金小毅,以他高昂粗犷的唱腔和充满野性活力的表演,刻画了一个彪悍强壮、情感奔放的硬汉子形象。三位主演都以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和不懈的创新精神,癫狂入戏,取得成功,是对小说人物无所拘束的传奇性经历的最好诠释。

其三,晋剧《红高粱》的地域性极为鲜明。它把小说的山东高密的地域背景移到黄河岸边。波涛汹涌的黄河更多地见证了民族的苦难和奋斗、人民的生存和抗争,见证了把鲜血洒在高粱地里的中华儿女。

剧中颠轿一场大幕开启,最初响起的是唢呐独奏山西民歌《桃花红来杏花白》,一下子就拉近了观众与戏剧的距离。被外国人称为东方芭蕾舞的跷功是晋剧的传统绝活,在师学丽的脚下运用自如。剧中洞房一场九儿表演的上椅子,单腿三起三落,展示了师学丽高超的表演技巧。其他如颠轿、野合、祭酒中的双人舞、群舞都是美不胜收的舞台呈现。特别是野合一场在高粱地,土泥巴,长了一茬又一茬。生了死,死了生,有水有土就发芽的伴唱声中的双人舞,缱绻和合,精巧美妙,表现了九儿对爱的渴望和大胆、真挚和狂野,既有生活的意趣,又有生命的意趣。戏剧尾声部分,是余占鳌带领众兄弟同日本兵打斗的场面,在激越强烈的锣鼓声中,一个个腾空小翻和跌打、擒拿的武打戏,更使观众心情激荡。

其四,晋剧《红高粱》在舞台美术上运用现代声光电技术,采用LED背景,用三维虚拟影像技术丰富了舞台表现,使现代多媒体与传统晋剧艺术完美结合。观众在7块LED大屏上,可以看到变幻不同的景象,时而是漫天飞舞的桃花,时而是奔腾不息的黄河水,时而是密不透风的青纱帐。当随着茂密的红高粱在舞台上大起大合、穿梭移动时,更使观众沉浸在迷人的艺术境界中。整台戏既保持了晋剧艺术的基本品质,又增添了新颖别致的时尚特色,更符合当代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的审美需求。

晋剧是古老的,是民族文化中的瑰宝,是山西人民文化生活中的最爱。但是,晋剧作为戏曲艺术也面临着市场萎缩、观众流失的困境。省晋剧院抓住契机,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以传统晋剧演绎抗战故事,表现时代精神,营造戏曲与当代生活、当代观众审美需求相互交融的文化生态,保持戏曲的生命力,是一件具有开创性意义,值得赞赏、受到广大观众欢迎的好事。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