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著名戏剧人方旭将《老李对爱的幻想》首次搬上话剧舞台,即便是自己也常常分不清

0 Comment


  7月5日至7日,由明戏坊戏剧工作室推出的“老舍三部曲”的第三部《离婚》在北京青蓝剧场首演。该剧改编自老舍的同名小说,讲述了男人在离婚中经历的理想与现实的决裂。

图片 1话剧《老李对爱的幻想》剧照。 官方 摄根据老舍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老李对爱的幻想》将于6月30日至7月1日上演于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歌剧厅,探寻民国小人物在诗意与婚姻间摇摆、恍惚的内心世界。这也是著名戏剧人方旭继《我这一辈子》《猫城记》之后又一部自编、自导、自演的老舍的戏剧作品。长篇小说《老李对爱的幻想》(又名《离婚》)是老舍自己相当偏爱的作品之一,老舍曾评价该作是自己诸多作品中“文字简洁清新的典范”。2013年,为纪念老舍诞辰115周年,著名戏剧人方旭将《老李对爱的幻想》首次搬上话剧舞台,由两位演员呈现这部含有几十个人物的小说,被老舍之子舒乙称为“史上一次最神奇的改编。”话剧《老李对爱的幻想》以民国北平财政所小职员老李等一伙人被卷入“离婚”风潮的故事为线索,以浓烈的京味儿表达,捕捉着人们在理想与现实拉锯战中的这份恍惚感。“诗意”是老李心灵的追求,象征自由与唯美的生活;“婚姻”则象征与平庸的现实的妥协,是“诗意”的对立面。谈到《老李对爱的幻想》的主题时,方旭表示,离婚不仅限于男女间的纷争,“从宽泛的意义上讲,在于人们内心的挣扎,传统与变革、真实与虚幻、理想与现实,在各种争斗中人不断被挤压和扭曲,故此‘恍惚’成为了人们常有的一种精神状态。”为了渲染这种“恍惚”的情绪,话剧《老李对爱的幻想》包含大段的角色心灵独白,时而一人分饰多角,时而两人饰演一角,对演员构成了挑战。据方旭介绍,为了适应东方艺术中心歌剧厅的大剧场条件,剧组此次特邀青年竹笛演奏家罗萌加盟话剧《老李对爱的幻想》,与北京市曲剧团三弦演奏师高建民一起在现场即兴演奏,以笛、萧、三弦三种乐器营造一个声韵悠扬的北平城。舞美方面,剧组还将在原有立体空间的基础上进行多维度折叠,使“鸟笼”的意象更加生动。

  长篇小说《离婚》是老舍本人最偏爱的作品之一,他曾说,《离婚》让他“建立了自己的文字风格”“用接近生活的语言来表达”,是自己诸多作品中“文字简洁清新的典范”。在成功改编了《我这一辈子》和《猫城记》之后,明戏坊戏剧工作室又将《离婚》搬上小剧场的舞台,也以此完成了创作“老舍三部曲”的宏愿。

  话剧《离婚》讲述了一个生活在上世纪30年代的机关科员老李的种种矛盾:渴望和市井粗劣的太太离婚,去寻一个诗意的女子,却又肩负家庭的责任;在妥协的婚姻里越陷越深,同时又在充满尔虞我诈的衙门中苟且偷生;为寻求生活的意义拔刀相助,救出同事张大哥被拘捕的儿子,却为此不得不向卑劣的同事小赵低眉顺眼。

  该剧编剧、主演方旭在剧本改编过程中紧紧围绕“恍惚”展开构思,“许多人是那样,于现实总有诸多不满,看上去小心谨慎,可实际上心中的那团火又‘烧得我实在难耐’。”方旭解释,“那团火”就象征着“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向往”,想要扑向火焰,又怕如飞蛾般被焚,所以“恍惚”。

  “善与恶,好与坏,实际与诗意,懦弱与英勇等等看似严格对立的属性,常常糅在一起加在一个人身上,旁人看不清,即便是自己也常常分不清,因为分不清,所以大家都恍惚。”方旭说,《离婚》就是以浓烈的京味儿语言和幽默传达着每个人都难免会在理想与现实的拉锯战中的恍惚,也恰恰是这种恍惚感使当下的观众对本剧产生了深深的共鸣。

  《离婚》的台词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老舍语言的朴素清新,幽默却不刻薄。为渲染“恍惚”的情绪,本剧设置了多段人物的内心独白,演员时而一人分饰多角,时而两人饰演一角,充满了挑战。

  同时,《离婚》还邀请到中阮演奏家冯满天和北京曲剧团三弦演奏员高建民进行现场伴奏,在视觉效果之外,给观众带来了别样的听觉体验。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