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这伙侠士们的或这伙侠士中的——荆轲,荆轲不敢

0 Comment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文革

图片 1

【易水边。【舞台中铺一席,席中置一几,几上有酒器。【高渐离击筑,乐声悲愤。【荆轲背剑、木匣。【秦舞阳背地图及行囊。【狗屠背剑,无聊地站在一旁。【太子及随从。太子(跪在席上,举酒祝祷)皇天后土,过往神灵。佑我大燕,助我荆卿。一路顺遂,抵达秦境,刺杀暴君,天下和平。【太子行奠酒之礼。太子荆卿,秦卿,请入席。【荆轲和秦舞阳跪坐几案前,与太子相对。【太子亲为荆轲和秦舞阳斟酒。【狗屠在一边,尴尬地转来转去。太子荆卿,秦卿,请干了这杯酒,以壮行色!【三人干杯,干杯后相互拜。【太子再为二人斟酒。太子二位爱卿,请再干一杯酒,愿天遂人愿,马到成功!【三人干杯,干杯后相互拜。【太子再斟酒。太子二位大侠,盖世英雄。丹之再生父母,燕国人民的救星。请干了这第三杯酒,易水壮别,天地动容;引颈西盼,捷报早传!【三人干杯。太子船来——渡荆、秦二卿过易水!【众立起。荆轲、秦舞阳欲行。荆轲(突起尖利高腔,似河北梆子与河南豫剧糅合而成的声调)宝剑出鞘兮箭上弦~~壮士欲行兮心茫然~~心茫然兮仰天叹~~雁阵声声兮泪潸然~~【荆轲又一次坐下,低头沉思。太子荆卿,难道你反悔了吗?荆轲侠士一言九鼎,焉能反悔?太子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齐备吗?荆轲万事俱备。太子可要调换副使?高渐离(匆忙膝行至太子面前)微臣愿为太子效命。狗屠(匆忙膝行至太子面前)狗屠愿像杀狗一样把秦王杀死。秦舞阳荆卿,荆大哥,舞阳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一切听您调遣,您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决不调皮捣蛋。荆轲副使是我亲自擢选,不须调换。太子那就请荆卿尽早上船。荆卿如有什么要求,请尽管直言。为了刺秦救燕,我燕丹,连这颗愁白了的头颅,也可以奉献。荆轲荆轲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无所求。太子那荆卿欲行又止,迟疑不发,到底是为了什么?荆轲微臣在考虑一个问题。太子什么问题?荆轲我为什么要杀燕姬?太子荆卿亲口所言,燕姬乃秦王奸细。荆轲我在想,她也许是殿下派来的卧底。太子荆卿万勿多疑,本宫可以对天盟誓。她只是我身边一个略有姿色的女人,送给荆卿,消烦解闷而已,哪里是什么卧底?荆轲殿下,田光先生因为您一句话而自刎,为的是太子对他有所怀疑。燕姬在微臣面前屡屡渲染秦宫的森严和秦王的威仪,言外似乎含有深意。微臣猜想是殿下怀疑我刺秦之意不坚,特派燕姬前来试探。如果是这样,微臣愿意死在这易水河边,向殿下表明心迹,刺秦之事,请殿下另派忠义之士。太子呜呼荆卿,燕丹不才,也知道用人不疑的道理。您是田大侠以死荐举之人,本宫如果怀疑,怎么对得起田大侠那番情义?荆卿,你死了,燕国就要灭亡啊。就让本宫在你面前自刎了吧,如其蒙受这天大的冤屈,活着,还不如死去。【太子拔剑做出欲自刎状,被左右侍卫拦住。荆轲殿下不要轻生,您的性命,关系到燕国的江山社稷。太子那就把这颗卑贱的头颅,暂时寄存在颈上,为的是等待荆卿的胜利消息。但本宫送人不当,使荆卿心生疑忌。这是我的过错,头可以留下,但惩罚不能免却。我知道碍于情面和礼仪,你们谁也不会对我动手,那就让我自己……批颊二十,向荆卿表明我的心迹。你们谁也不要拦我,谁敢拦我,我就伏剑而死!【太子抽打着自己的面颊,一边抽,一边自己报数。高渐离糊涂的殿下啊……殿下好糊涂啊……你让微臣百感交集……荆轲殿下,燕姬不是您的卧底,那她就是秦王奸细?太子是的,她原本就是秦王身边之人,我一直就对她心存猜疑。把她送到你的身边,就是要看她如何表演。感谢荆卿,替我,也替燕国除了一大隐患。荆轲这么说,我没有杀错?太子没有杀错。荆轲没有杀错,没有杀错。(站起,狂笑,悲歌,下场)知我心者兮乃红颜~~乱我意者兮是婵娟~~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秦舞阳随下,频频回首。高渐离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太子他又在嗦什么?随从大概还是人生哲学,殿下。狗屠燕太子丹,我要刺你——【太子身后侍卫轻松地将狗屠手中剑击落。【狗屠爬行,捡起剑,再刺。剑再次被击落,人也被踩在地上。太子你这可恶的狗屠,本宫与你无怨无仇,为何刺我?狗屠十年前,你”丫”乘车路过我家门前,压死了我家一只母鸡。我为我家那只母鸡刺你——太子想出名想出毛病来了吧?捆起来,扔到河里喂鱼!狗屠殿下,您仁义之名播于四海,如果把我扔到河里,对你”丫”的名声也是个伤害。太子那你想怎么着?难道我就老老实实让你”丫”刺死?狗屠臣闻明主不掩人之美,忠臣有死名之义。今日,我是该死,惟求殿下外衣,让我以剑击之。一则实现了为我家母鸡复仇的心愿,二来将仁人君子的名声赠你。太子这事儿听起来怎么这般耳熟?哦,想起来了,是高先生为你们讲过的豫让刺赵襄子故事。想成名呢,也不是什么坏事;别跟在人家屁股后边学样儿,多少有点自己的创意。狗屠我一个杀狗的,你还要我怎么的?能学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太子好吧,狗屠,看你为人还算诚实,本宫今日就成全了你。(脱下袍子,扔在狗屠面前)【狗屠仗剑,跳跃连击三次。太子接下来呢?要不要高先生再教教你?狗屠伏剑自刎?这也忒他妈痛了,我还是跳河吧,这也算是我的创意!【狗屠跑下。太子扔两块石头下去,别让这”丫”潜水跑了。高渐离戏到终场,我却越来越糊涂啦!太子去,把他的眼睛挖出来,他看的戏太多了。【太子与随从下。

最近由莫言编剧、任鸣导演的话剧《我们的荆轲》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这部剧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为纪念建院60周年上演的一部重头戏。剧作上演之后引起了一些反响,有好评,也不乏尖锐批评。好评与批评的焦点多集中在这部戏对荆轲这一传统经典侠士形象的塑造上。好评者认为,《我们的荆轲》塑造了一个真实的、深刻的荆轲;批评者则认为,这个荆轲颠覆了作为传统侠士典型的荆轲形象。那么,在这部剧中荆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我们的荆轲》其实更像是一出现代的舞台剧,他折射的也是我们现代人的思想和认知,荆轲对于死亡的徘徊,对于功名的重视,燕姬对于现实的厌恶,对于爱情的幻想,太子丹对于权势的利用,对于心理的嫉妒,哪一种不是现代人思想的折射。

剧名的意思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再熟悉不过,一个重义轻生,反抗暴秦,勇于牺牲的侠士在易水边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千古名句,离别之悲壮,举剑之英勇,最后却在秦宫刺秦失败被杀死。这样的一个侠士如他所愿名垂青史,我们也对他的舍生取义敬佩不已,可莫言却写出了不一样的荆轲,一个赴秦宫之前怯懦无比,想要一举成名的侠士。

要理解这部戏中的荆轲形象,还得从这部戏的名称入手。单从剧作的名称来看,我们也许会得出它是站在剧中人物、荆轲的友人立场上的一个说法或称呼,带有某种亲切、认同的色彩,也许与“咱们的荆轲”意思相近。而剧中情节不仅确有这样的意思,而且这个意思似乎成了剧情展开中的一个核心方面。比如剧作开始时的情景,是荆轲出去寻访高人时,在一个小小的屠狗场里,高渐离、秦舞阳、狗屠几个人在议论,议论的中心就是荆轲;其中秦舞阳略似一个“愤青”,他对荆轲出门寻访高人的行为目的颇有微词,甚至认为他是一个没有什么真本事的假侠士。荆轲不是最早出场的,但他虽未出场却已是这伙人谈论的对象,这样他就注定要成为剧中的中心人物。老侠士田光受燕太子丹的委托,把刺秦的重任交给荆轲,认为荆轲就是最堪当此重任的最好的侠士。这样,一开场荆轲就在人们的议论中自然而然成了“我们的”——这伙侠士们的或这伙侠士中的——荆轲。

死亡谁都怕,可侠士却要舍生取义。

刺秦的动机

为了功成名就,荆轲刺秦之前的无奈与痛苦,退缩与怯懦,是我们这个社会大部分人的心理。

得到老侠士田光的高度评价、信任和重托,对于一名侠士来说当然是梦寐以求的,这也是《我们的荆轲》中所反复强调的侠士的理念。但接下来的问题却是:“我为什么要去刺秦?”对侠士名声的追求与对刺秦意义的反思在这里构成一种内在的矛盾,纠缠着荆轲,也纠缠着他身边的人们。燕太子丹给了荆轲一切可能的待遇,豪宅、宝物,甚至把曾经给秦王梳过头、又与自己同甘共苦从秦国逃回的宠姬燕姬也赐给他、侍候他,并声称她最善于治疗男人的“失眠症”。这些都只是为了换取他的刺秦。剧中所一再表现的是,如果刺秦只是作为他对于燕太子丹厚遇自己的一个回报,并不能从根本上真正回答这个问题。在这里不能不提及燕姬这个人物。

想要一剑成名却畏惧死亡,高渐离和秦舞阳讲诉有史以来的侠客故事,哪一个不是舍生取义。荆轲不敢,他不敢下那么大的赌注,从未见过秦王一面就要赌上自己的性命,如果秦王刺死则功成名就,如果秦王未死则功亏一篑,舍了性命不说还舍了功名,被后人唾骂,所以荆轲是怯懦的,至少在众多侠士里面他是怯懦的,就像燕姬所说:“侠士只不过是一群没有是非,没有灵魂,仗匹夫之勇沽名钓誉的可怜虫。”而燕姬却是他的镜子,他在燕姬身上看到了真实的自己,一个藏在内心深处不敢说的自己。

燕姬这个人物很独特。她起初只是一个被赏赐给荆轲的“东西”,其功能不过是满足荆轲作为一个男人的需要,但接着她却成了一面镜子,一个冷漠的观察者、分析者、思考者。她分析了荆轲的愿望,对荆轲刺秦的每一个堂而皇之的目的意义进行消解,结论是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才去刺秦;更进一步,她甚至提出,为了获得侠士更大的名声,就要在刺秦时不杀死秦王——如果杀死了秦王,秦王就会成为历史的主角,而他荆轲反而成了次要的配角,这就是说,成全了别人反而失落了自己。这样的结论显然有些荒谬,以致荆轲以她是秦王的间谍为名将她杀死。他的这个行为在这里又似乎是一个隐喻。如果按荆轲对燕姬所说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同一个人”,那么,他杀死她,是否就是“杀掉”自己人格或内心的另一个“我”、另一个“小我”呢?也就是说,他杀死她,是否意味着他不愿承认自己身上的“小我”、或通过否定“小我”而保留“大我”呢?对于这种精神分析似的问题,人们大可以做出不同的回答。

直到两个人思想的碰撞,荆轲开始袒露心扉,他畏惧,他踌躇不前,他以头疼为借口,燕姬明白,明白他的怯懦,明白对于死亡的害怕,可自古又有哪个侠士苟且人间呢?

哈姆雷特似的延宕

燕姬是一个活在现实中的人,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男人的一个玩物,被秦王送人,又被太子丹送人,最后可能也会被荆轲送给他的狐朋狗友,所以她看透了,她冰冷,她寡言,她是最悲惨的一个却也是最现实的一个。

在《我们的荆轲》中,荆轲迥然不同于历史文本中的形象,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具有质疑意识的思想者、一个神经衰弱的敏感者,他思考自己行为的价值,剖析自己的内心世界,对于周边的人和事十分关注和过敏,特别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评价,俨然一位两千年前的哈姆雷特。二者的相似之处,就是犹疑、延宕、反思、敏感、对自我的极度关注。在剧中,荆轲似乎在不停地思考为何刺秦的问题,又似乎是在有意拖延刺秦的行程。比如,在出发刺秦前荆轲就有一大段哈姆雷特似的独白,自问自答、自言自语,提出一种想法又否定一种想法,绞尽脑汁地试图找到刺秦的意义价值。这个问题即便是荆轲出发上路了仍然是个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困扰人物行动的问题。而他对于“高人”的等待也一再推延着他的启程。他最后是在燕太子丹的百般催促之下才启程的,实属无奈之举。这种“延宕”与哈姆雷特十分相似,也体现了人物的某种困窘。

如果没有秦王,将来谁去统一六国,谁去统一文字,谁去筹建秦始皇陵兵马俑,她知道秦王虽残暴但却是一个真正的帝君,所以她知道刺秦不可能完成。

单从《我们的荆轲》这个剧作来说,荆轲刺秦属于误打误撞、半推半就、身不由己最后无可奈何地踏上那条悲壮的不归之路的。剧作要揭示的,也就是这种行为与动机的背反。他要走出这种困境,除了自我思考,再就是希望获得高人指点。寻访、等待高人,是荆轲在剧中开头和结尾的两个行为,但他终究没有遇到真正的高人。尽管“高人”只是一个传说,但他还是人们所向往的目标——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种理想人格,与现实人格比起来,显得抽象、空洞而渺茫;因而荆轲始终没有找到心目中的高人,甚至田光在这里也算不得什么高人,只不过是有着一身俗气的老侠士而已。

她看透了侠士的好名之道,她厌恶侠士未成名不择手段,但她却在最后爱上了荆轲,荆轲也爱她美丽真实,正是因为爱注定了她悲惨的结局。

按照编剧莫言的说法:“这部戏里,其实没有一个坏人。这部戏里的人,其实都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或者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对他人的批判,必须建立在自我批判的基础上。我们呼唤高人,其实是希望我们自己内心的完美。”

荆轲因为爱,因为想要挽留住短暂的美好时光,演习中杀了燕姬,成就了她悲凉的一世,把那份美好永久的保留。

燕太子丹,一个自私自利,无能无德的诸侯,在我看来他是嫉妒,嫉妒秦王的拥有的比他多,嫉妒秦王手下的贤才比他多。立一柱秦王雕像在自己眼前,这样的变态心理使他更加急功近利,一直催促荆轲刺秦,甚至不惜割肉为荆轲治病,他嫉妒的心理已经吞噬了他的心,他比荆轲更加狠毒,他才是促成荆轲悲剧的首要因素。

对于我们,功名,权势,谁不想要得到,莫言用这样的一出舞台剧讽刺的不正是这样你争我夺的社会。或许我们该反省,反省内心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们该平静的对待功名权势,我们该面对现实。

人这一辈子就这么长,许多你遇见的人、做过的事都是命中注定的。若你信命,便安安稳稳的活下去,若你不信命,与天斗一番又何妨?

图片 2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