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后在金山寺于同被抢救重生的女婿金大用重逢,庚娘技术得到形式培养练习的新兴

0 Comment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包新宇 宋 震

河北省戏剧界专家热议新版评剧《珍珠衫》

评剧《庚娘》源于《聊斋志异》篇目,是由老领导李瑞环同志亲自改编,同时借鉴兄弟剧种演出版本创作的又一部以王冠丽团长为主演的白派大戏,其剧情跌宕起伏,人物性格丰满,主题积极向上,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张弛中植善倾恶 收放间奇缘巧合

传统戏改编的一个成功范例

故事梗概

——白派评剧《庚娘》观后

专家表示,鲜明的主题思想,清晰的故事脉络,删繁就简的矛盾冲突,五味杂陈的人物心理以及主演王冠丽娴熟的表演和韵味浓郁的演唱,使这部评剧起家戏重放光彩

明代,金城中员外因战乱举家背井离乡投亲避难,途中遇强盗王十八,王觊觎庚娘貌美,借与金家同舟而行的机会,中途将金员外夫妇及庚娘的丈夫金大用推落江中,并逼庚娘成亲。庚娘为复仇假意允亲,于洞房中杀死王十八,自己投水殉节。停灵期间被盗墓人搭救,死而复生,后在金山寺于同被搭救重生的丈夫金大用重逢,夫妻始得团聚。

王冠丽主演的评剧《庚娘》剧照

在刚刚结束的第8届中国评剧艺术节上,由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改编演出的白派名剧《珍珠衫》赢得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称赞,并获得特别荣誉奖。专家表示,鲜明的主题思想,清晰的故事脉络,删繁就简的矛盾冲突,五味杂陈的人物心理以及主演王冠丽娴熟的表演和韵味浓郁的演唱,使这部评剧起家戏重放光彩。

剧目特色

《庚娘》是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传奇故事,因其情节曲折奇峭,先后有京剧、秦腔、河北梆子、评剧、川剧等不同剧种的多个版本流传。以往的本子大都偏重剧目的传奇色彩或侧重表现庚娘的“义烈”。仅就京剧而言,京剧表演艺术家王瑶卿曾相继与贾洪林、金仲仁、荀慧生等名家,数易其稿,仍不达圆满。究其原因,这里蕴含了两个绕不过去的谜团,只有解开了这两个谜团,庚娘才能获得艺术塑造的新生。一个是,这个戏究竟是鬼戏还是人戏?另一个是,复仇之后,团圆结局何以成就?

评剧《珍珠衫》取材于冯梦龙《三言二拍》中的《蒋兴哥巧会珍珠衫》,讲的是东阳县商人蒋兴哥出外经商,其妻王三巧受骗失身商人陈商,后被蒋发觉将三巧休回娘家。三巧改嫁知县吴杰,闻悉前夫遭遇人命官司,向知县求情,蒋被开脱获释。在内室二人重逢,曝出前情,知县念其夫妻情深,允其破镜重圆。该剧出自评剧鼻祖成兆才的手笔,评剧众多流派名家均擅演此剧,也是白派创始人白玉霜的代表剧目之一。

《庚娘》故事情节曲折动人,充满传奇色彩。剧本着力刻画了一个嫉恶如仇、重情重义的古代烈女艺术形象,颂扬了见义勇为的中华传统美德。剧中尤庚娘扮演者、著名评剧表演艺术家王冠丽,以对角色深刻的理解和娴熟的演技,把庚娘这个人物从对恶徒的敏锐警觉与仇人虚以委蛇的机智应对,和复仇后舍身殉节的壮举以及重生后与丈夫金大用重逢,得悉金已与王十八之妻柔娘成亲后的豁达大度,都演绎的淋漓尽致,清晰地表达出角色的心路历程,依据剧情特定情节,融闺门旦、花旦的表演于一体,凸显了人物鲜明个性。剧中充满白派浓郁韵味的唱腔,沁人心脾,悦耳动听,不时博得观众热烈掌声。

新近,由李瑞环同志创作改编、王冠丽主演的白派评剧《庚娘》在津首演,这又是一部推陈出新而不逾矩的好戏,自然赢得了满堂的喝彩。编剧将《庚娘》由一出稍显戾气的神鬼戏,化为了一出铤险不出格、饱含人情味的世情戏,将一个传奇中的烈女,还原为知书明理、通达世情的大家闺秀,将混沌不清的奇缘巧合,梳理得富有艺术隐喻而又让观众看得明白。

新版《珍珠衫》将旧本上下两集30余场戏集中浓缩为10场戏,并对原剧中的人物做了新的诠释。河北省知名编剧刘兴会认为,新版《珍珠衫》做到了雅俗共赏,具有示范意义。首先,立足原剧立意,结合时代特点做了谨慎精细的调整。比如,改编本加强了王三巧被人算计的成分,以一个受害者的面目出现,使观众对这个人物有了更多的同情。其次,对原作进行了精心裁剪。无论是小说还是原剧都具有人物关系复杂,故事曲折的特点。改编本既完整保留了原作的故事线条,又显得结构流畅、重点突出,整场戏看起来张弛有度、节奏鲜明。第三,文学品味得到明显提升。改编本在尽量保持原作风格的基础上,既突出了原作文字明白、畅晓、生动、形象,又做到了准确、干净、规范,使原作的文学品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该剧导演姚志强,监制王冠丽,艺术总监赵德明,市场总监孟中华,唱腔设计王冠丽、赵玉兴,音乐设计赵一萱,舞美设计孟中华,灯光设计张弓长,服装设计刘洪,道具设计张彤、杨云生,化妆设计王焰,司鼓丁培,板胡张士元。剧中扮演金大用的王文涛、扮演唐柔娘的王云珠、扮演王十八的孙庆军、扮演金城中的李建民、扮演尹员外的王海平、扮演尹夫人的施丽红、扮演耿夫人的高德敏、扮演袁将军的王杰等也都表现不俗,为全剧增添了色彩。

“善恶有报”是戏曲舞台上的永恒主题,如何拿捏好惩恶的爆发力与扬善的绵韧力之间的张弛收放对于编剧而言是个考验。白派《庚娘》一剧,编剧张弛有度、收放自如的驾驭,让观众获得了更为丰富的艺术体验和更为深刻的人生思考。对于恶势力的倾覆,痛快淋漓、一气呵成;对于良善的编织,细密勾缝、绵延铺垫。编剧删繁就简,使得剧情结构均衡、合理,前几场戏紧凑而不失火爆,以“诱伴”、“堕阱”、“刃仇”三场戏呈现阶梯式上升的强烈戏剧冲突,表现非常状况下人物间的激烈矛盾和复杂心态。如“刃仇”一开场,庚娘独坐房中的唱段有二十多句,“想千方谋百计不能两全”“软硬兼施与贼周旋”“装欢喜假亲昵骗贼痴癫”到最后一刻怀揣着“开杀戒雪耻祭天”的必死之心决意只身复仇,表现出一个弱女子在乍逢大变之后,无助无奈与果决刚烈杂糅的复杂心态。

省艺术研究所的张红武认为,新版评剧《珍珠衫》中戏剧巧合运用到了极致,在处理巧合时做到了不留痕迹,浑然天成。剧中的巧合辅以内在的情感逻辑支撑,使剧情层层递进,在一次次的义愤填膺、扼腕痛惜、会心一笑、拍案惊奇中,观众的情感得到释放和导引,通过剧中人物的命运轨迹,慨叹天道昭昭,报应循环的朴素道德伦理价值观念。偶然事件一次次牵引着观众的情感和蒋兴哥的命运一起起伏跌宕。偶然性情节是剧中叙事起承转合的关键点,随着巧合的一步步升级,叙事情节的演进愈发合理,人物行为的逻辑愈发合情,都指向彰显善恶终有一报观念的叙事目的。

评剧《庚娘》

表现“扬善”的几场戏则从容又不潦草,以“获救”“回甦”“议婚”“喜遇”“重圆”等场次,细致描摹了主要人物渐复常态、回归正常生活后的本色。虽然冲突的爆发力趋向舒缓,但无论是主要人物还是次要人物,均被一股看不到却时时刻刻牵引着的绵韧之力贯穿起来,如尹员外乐善好施的搭救收留,众乡邻仰慕义烈的倾囊厚葬,守灵人良知未泯的醒悟与施助,耿夫人宽慈仁厚的收养与开导,柔娘恩恩相报的温良与恭让,看似巧合实则必然,这些细节巧合处的“勾缝儿”“叠褶儿”,使得整出戏既有传奇亦见人情。编剧恰恰站在了历史的高度,将大是大非的黑白分明与大善大爱的丝丝入扣,从容驾驭,将以往剧本中或偏重复仇,或不明因果的大团圆,提炼为两股推动历史前进的平行力,体现出独到的艺术眼光和历史思考的大智慧。

省河北梆子剧院的国家一级编剧陈家和表示,评剧白派已有80多年历史,形成了低回委婉、大气端庄、独树一帜的独特声腔艺术。与这种声腔相匹配,白派的念白、身段、舞蹈也有着沉稳典雅的风格。王冠丽是白派的第四代传人,她在新版《珍珠衫》中饰演的王三巧,嗓音亮丽醇厚,行腔清晰规矩,评剧韵味十足,深得白派艺魂精粹。她的表演扮相漂亮,美而不媚,身段沉稳,动静相宜,一招一式,恰到好处,使观众真正领略到白派评剧的艺术魅力。

演出时间:2016年12月25日19:15

写一出好戏,如同编织一张结构精妙、图案精美的画锦,既需要善恶交锋时的亮点,也需要表现善与善之间交互与升华的纵横交错的饱满底色。这就需要编剧在塑造人物性格、构思人物行动时,逐条细致,丝丝入扣、纵横交错地编织进去。善之经纬是通过其内涵的多样性来呈现的。在白派《庚娘》一剧中,编剧呈现给观众一幅源于生活的“善”的锦图,是结合了戏曲的“法度”又不脱离生活逻辑的艺术化诠释。在剧中,善良是普通人利己利他、力所能及地帮助落难之人,是不勉强、不强迫他人的主观意愿,是见贤思齐、凑份子聊表心意的一份绵薄之力,善良也是即使行为微小失德,但至少不损人利己,知错知耻。这些举手之劳,成人之美,尚德明耻,倡议正能量的善举善念,也是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对照自己可以做到的。编剧不说教,不刻意拔高,与观众将心比心,用家常话道出了善的真谛。善之板块也是通过彼此的映衬与衬托相映成辉。每一个善良阵营中的力所能及之举,都构成了团圆链条上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最后偶遇在金山寺,似有神明护佑,三人的擦肩而过,被巧妙安排在庚娘默默祈祷之后,害怕错认又不忍错过、渴盼团聚而不敢相信的心理纠结,让相认重圆显得一波三折,结尾处又安排耿夫人看似“出戏”的一番点拨,以“随缘顺便做安排”,将“小家”的重逢团圆升华为“大家”的团聚延续。剧中所揭示的“善恶到头终有报”借着机缘的串联、聚合,达到了“是巧合是缘分也是天意”的化境。这些看似微小的善,在单独面对貌似强大的恶势力时虽然显得单薄无力,却是善的拼图中不可或缺的单片,它们共同串接、合拼构成了一幅完整的大善大爱的团圆图景。编剧借此,有力地破除了现实生活中“善不赢人”的迷信,说清了蕴含在天意、因缘、巧合中的必然性,诠释出善缘人为与巧合天意的共同作用。

演出地点:海河剧院

精深的思想内涵与艺术意蕴,需要依托于精湛的艺术表现,才能达意传神。王冠丽天赋好、学养佳,她的台风稳健端秀、大气凝练,她的演唱温润内敛、含蓄传情,有“潺潺洇润”之感,如第四场的“夜黑天人寂静我好孤单”,哀而不伤,悲而不戚,人物的分寸感拿捏得很到位,又如“尤庚娘跪佛堂泪流满面”一段唱,似断似续,如泣如诉,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白派唱腔均由王冠丽主持设计,既融入了老白、筱白的唱腔因素,又不失她自己独特的艺术个性,王冠丽表演、创作“双肩挑、两胜任”,这在当今戏曲界,可说是罕见的。她对同行的提携、帮衬,亦体现出一股向善的凝聚力和正能量,这也是整出戏、整个团队呈现出“水涨船高”的重要原因。

标签:,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