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www.3730.vip新作《海子》是他在著名诗人海子的诗歌启发下创作而成,那天诗人西川也来看了演出

0 Comment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高艳鸽

他是中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诗人。他以生命的极限冲击诗歌的巅峰。他是中国当代诗坛的传奇人物海子。他是上帝送给人类的礼物,他的一生被浓缩为短短的25年。在这短暂的旅途中,他的诗歌和他的情感一起成长,他的诗歌和他的生命一起成就。然而,这却不是一部高
他是中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诗人。他以生命的极限冲击诗歌的巅峰。他是中国当代诗坛的传奇人物—海子。他是上帝送给人类的礼物,他的一生被浓缩为短短的25年。在这短暂的旅途中,他的诗歌和他的情感一起成长,他的诗歌和他的生命一起成就。然而,这却不是一部高深、晦涩的舞台作品,因为海子本不是一个孤芳自赏的诗人,他的诗歌充满了对土地的热爱和对尘世情感的关怀。因而,这是一部还原最真实、纯粹的海子和他的诗歌的舞台作品—音画诗剧《面朝大海》2014年1月5日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精彩上演。
I
ART:你何时有做这样一部关于诗人海子舞台剧的想法,这个作品产生的契机是什么?
屈: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自己也写诗,出过诗集,海子可以说是我诗歌写作的老师。我的很多创作,如剧本创作、音乐创作,都受到他的诗歌的启发,这也正式海子诗歌的独特之处—来源于幻像的诗歌语言往往会开启更多的无穷的想像力、创造力。这也是当代艺术的最大特征,用当代的语言表达作者的想法、观点,即一种多元的、跨界的,综合性艺术语言。
I A R
T:作为创作者,你会有很多灵感,为什么会单单选择诗人海子这样一个题材,一做就是五六年?
屈:没有想到会做这么久。好几次都不想做了,是观众对这个剧的热爱,身边朋友对这个剧创作上的支持,让我感动,是这份感动和爱在支撑我没有轻易放弃。我想这也是海子和他们那一代理想主义者所坚持的。
I ART:你做这个剧的过程顺利吗?有没有过不去的坎?
屈: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一定会有很多坎,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有。重要的是看你以怎么样的心态去对待。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而有一群艺术家朋友在一起共患难。
I A R
T:看到介绍,音画诗剧《面朝大海》,你是身兼编剧、导演、作曲、演出现场钢琴伴奏,会不会很辛苦?
屈:的确很累,不是精神上的,是体力上的。很多时候,脑子还在走,身体已经叫停了。不过,还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痛并快乐。
I
ART:《面朝大海》你是选择综合舞蹈、音乐、表演、多媒体、装置、现场演唱等综合的艺术形式,你为什么会选择以舞台剧形式展开这么一个题材,而不是选择你熟悉的电影?
屈:的确,相对电影配乐,写歌,做舞台剧的确要辛苦很多。但舞台的魅力是最大的。就好像我们听唱片,远远没有听现场音乐会过瘾!至于说这种多元、综合化形式得探索,是我一直想做,而且会一直去做的,也可以说是我个人的风格吧。这其实源于我的作曲思维。因为电影音乐作曲不同于其他类型作曲,你要懂得如何把完全不同的素材结合、拼贴在一起,服务于故事和人物情节。所以,我就想为什么不逆向思维一下,用这个方式来创作舞台剧呢,这样我就可以为自己的剧作曲了!
I
ART:你剧场所表现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与今天的主流相符合吗?你会一直坚持自己吗?
屈:人生观、世界观也好,在今天,我的理解是很个人的事情。这就是当代性,这是一个多元化,充满了选择的世界。所以,对于大众来说,并没有什么所谓主流和非主流。而且,我相信,随着我们国家越强大,社会越成熟,大众对文化艺术的需求也会越多元化,越有个人意志。就像我们吃腻了麻小,就想去吃西餐换换口味一样。而且就在今天我还收到观众的私信说,什么样的人创作什么样的剧,就会有什么样的观众群。说他们会一直支持我。我很感动,很感谢。爱是唯一的动力。
I ART:哪些创作者或者合作者对你人生观有影响?
屈:就这部剧来说,西川老师对我的影响很大。他也是海子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可以说是我这个剧成长的见证人。他看着这部剧最初在小剧场,现在到保利院线巡演,到大剧院,一直支持我,给我很多创作的启发。每次排练、演出、演出后,他都会来,非常真诚、直接的告诉我他的看法和建议。
I A R
T:这个剧是以女性的视角展开故事,我们可以感受到非常细腻的情思,和你的经历或者性格有关系吗?
屈:每一个创作者,都会在作品中投射自己的情感、阅历。但这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对周围和社会的观察,对人性的观察。这样,才能在感动自己的基础上,感动更多的人,让观众有所共鸣。
I ART:女导演给人的感觉必须要强势,你会适合这份工作吗?
屈:第一轮演雨儿的演员,说过一句话,说我平实挺好说话的,但在戏上,让他们感觉一直在精神上统治着他们。
I
ART:这个剧并没有展示诗人海子极端的一面,更多的展示一个男孩到一个男人的成长,生活的一面,剧中所有发生的在海子身上的事情真实吗?还是你作为创作者创造的?观众会不会觉得很难理解海子。
屈:观众看到的是一个质朴的,有生命力的海子。事实证明,他们很爱这样的海子。其实,这也是海子和他的诗歌最可贵的地方,他用最美的语言,表达最朴素的人类的情感,即希腊神话那样的朴素的唯美主义作品。剧中的剧情和海子的情感经历有很小一部分的重合,而且即便是重合也是一种艺术化处理后的重合,更多的情节线索、解构是服务于我的女性主义创作主线的—女人如何帮助男人成长。

www.3730.vip 1

作为国家艺术基金重点资助的小型剧目创作项目,诗歌剧场《以梦为马》将于12月2日至6日登陆北京朝阳九剧场。“马是一种古老、忠诚、任劳任怨的动物。只要它认准了目标和目的地,就会一直走一直走……我也一样,为了寻觅某种极致的光明,虽然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但我就是觉得只要不放弃,一直走一直走,就会在某个远方的远方,被它照耀。”这是主人公诗人1在剧中的一段独白。该剧导演兼编剧及音乐总监屈轶,是个“80后”,她表示,这部剧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海子的诗歌《以梦为马》。

主创、主演: 总 导 演:肖向荣 编 导:常肖妮 舞美设计:金桐
文学策划:左衡 音乐总监:樊冲 演
员:孙锐、刘凯、蔡梦娜、尹昉、徐驰、闫贝妮、Verlin MOMO、Daniel
Lynda演出介绍:
诗歌曾经是一个鲜活而不断变化生命体,原本是我们心灵中的光亮,尤其在懵懂青涩的那个年代。然而曾经这些光亮在光怪陆离的今天显得黯然,浮华繁琐的词藻,精致光滑的数码语言代替了充满原始生命力的热情,以及质朴纯粹的美。海子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是他的背离以及抗拒那个时代而诞生的文字是极不寻常的。“在黑暗中跳舞”是创作的原点,就如同那句老话:黯透了才能看得见星光。从海子诗歌的意象出发,眼前出现一个又一个场景,渐渐发现这些文字与海子无关,这些文字如同自己的本能动作一样,是属于自己的身体,是命运之旅中一个个记忆的站台。时代列车裹挟着一切呼啸而去,文本存在的意义正在消失,当诗歌消失的时候,也许就是跳舞的最好的时候。
中国著名青年导演肖向荣作品《海子》于7月27、28号两日首次登陆国家大剧院,这是从当代诗歌身上寻找灵感,并融合了戏剧、舞蹈的,被称之为“当代舞蹈剧场”的一部创新演出。
继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以及中国首部鼓乐剧《杨门女将》之后,导演肖向荣又把目光投向当代诗人的题材,重返小剧场,追求艺术的本真。
《海子》在未上演前就引起了媒体们的广泛关注,肖向荣说:“‘在黑暗中跳舞’是创作的原点,暗透了才看得见星光”。从海子诗歌的意象出发,在视觉和听觉上都是一种全新跨界组合,给观众带来一场十分享受的精神之旅。肖向荣曾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中担任改革开放时期部分的编舞,新作《海子》是他在著名诗人海子的诗歌启发下创作而成。“我创作的《海子》不是他的传记,也不是他的诗歌本身,而是他的诗歌延伸出的各种印象和想法,解读海子诗歌的意境。在舞蹈中我运用了海子的《亚洲铜》《四姐妹》等8首作品,从他的作品延伸去进行人生的思考。”演出结束后,观众评价《海子》充满诗意的情怀。肖向荣
总导演
著名舞蹈艺术家、舞台剧、大型演出导演。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现任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助理、舞蹈系系主任。核心创艺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艺术总监。
曾担任第29届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开闭幕式主创团队策划及导演,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核心创意组成员舞蹈部副主任,CCTV电视舞蹈大赛评委,大型音乐会《镜花水月》总导演、功夫剧《悬空寺》总导演、大型鼓乐剧《杨门女将》总导演、舞台剧《小宇宙》总导演、大型岩刻情景史诗《阴山·古歌》总导演。任60th
Miss World Fashion Show
2010总导演,2009教育部教师节大型晚会《播种未来》执行总导演,庆祝建党九十周年大型文艺晚会《我心中的旗帜》总导演,《钢枪·玫瑰》阎维文2011大型演唱会执行总导演,《戏梦人生》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总导演。2012北京台春晚舞蹈总监。
《长河吟》获国家“文华奖”创作金奖,《生死不离》获CCTV电视舞蹈大赛金奖,《五女拜寿》获200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最受观众喜爱节目评选”一等奖,《失语者》获2006年意大利罗马国际舞蹈比赛现代舞金奖。

屈轶的艺术创作,一直致力于探索诗歌在舞台上的艺术表达,并极度偏爱海子的诗歌。2012年,她创作的音乐舞台剧《走进比爱情更深邃的地方》,源自海子的诗句“我走进比爱情更黑的地方”,改为“深邃”,“是因为更具有画面感和穿透力”;诗乐舞集《亚洲铜》曾于2013年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随后她又创作了音画诗剧《面朝大海》。

在屈轶创作的诗歌剧场里,诗歌不再是内容单一的事物,而是以一种综合的艺术方式呈现:可吟、可歌、可舞、可演。“音画诗”合一,也是屈轶多部作品的共同风格。在诗歌剧场《以梦为马》里,音乐、诗歌、戏剧、舞蹈、绘画、装置艺术和多媒体等多种艺术形式跨界融合。这跟她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音乐学院的学习经历直接相关。“所谓的跨界,其实是中国人的概念。”她对记者说,“我在英国上的第一堂课,就发现同学们创作出来的作品是各式各样的,他们根本没有跨界的概念。接受西方教育最大的好处,就是会有这种发散性思维,艺术需要这样的思维方式。”

2010年,在海子的祭日当天,屈轶和一群朋友创作的《不死的海子》在北京南锣鼓巷的朴道草堂书店上演。“那部作品就融合了多种艺术形式,用了多媒体、当代舞者、弹唱等。”她向记者回忆:“30多分钟的演出,吸引了很多人来看,帽儿胡同口都堵上了。”那天诗人西川也来看了演出,结束后他找到屈轶,说的第一句话是:“真是个疯狂的姑娘。”在如今的这部诗歌剧场《以梦为马》中,西川任文学顾问,他评价这部剧:“抒写了一代人在那个理想主义的年代里,对梦想的坚持和执著。”

诗歌剧场《以梦为马》中,诗人1这个角色,由三个演员共同完成,其中有两个在侧幕。“他们是诗人1的内心。一个人的内心是一个小宇宙,空间太大,一个演员无法完成。”屈轶向记者解释,“比如在演出中,舞台上的诗人1的台词有一句‘血一股股涌出来’,这时在侧幕的两个演员会发出声音‘一股股一股股……’这不是戏剧的做法,是音乐化总谱的做法,也符合诗歌的韵律。”这部剧突破于她以往作品的一个特点,就是吉他弹唱的演员和现场作画的绘画者,不再只是歌唱者和画家,而是成为剧中的角色,参与剧情。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