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制作朝气蓬勃部颇负河北风味的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音乐剧成为《白鹿原》诞生地的浓重希望,作品最终的舞台效果也专程得到了云南地面观众的褒奖

0 Comment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王春梅

2014首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已过大半,6月1日至5日,作为本届戏剧节的收官之作,根据著名作家陈忠实的同名著作改编,由大导林兆华执导,孟冰编剧,濮存昕、郭达、卢芳等主演的话剧《白鹿原》将在天津大剧院连演5场,为津门观众讲述一部渭河平原的雄奇史诗。

电视剧《白鹿原》,张嘉译饰演白嘉轩。

歌剧《白鹿原》音乐会版“家乡”首演

《白鹿原》是作家陈忠实最著名的代表作,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反映出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的恩怨纷争。话剧《白鹿原》将长达50万字的原著浓缩为近3个小时的作品,以舞台特有的手法处理了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矛盾冲突以及巨大的时间跨度,在保留地域特色和史诗性的基础上,集中展现了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等故事情节,自2006年5月首演以来,在业界和观众中反响强烈,尤其得到了陈忠实本人的肯定,他表示:我看到话剧舞台上立体式的、活生生的表演与读小说是迥然不同的交流形式,有文字阅读无法替代的鲜活性,以及直接的情感冲突,这与我创作的初衷完全一致。

斯人已逝,“白鹿”犹在。到今年4月29日,著名作家陈忠实已去世整整一年了。不过有经典的《白鹿原》在,即使岁月悠长,他的名字也不会被人们遗忘。忌辰在即,陕版话剧和电视剧版《白鹿原》将先后登上舞台和走进电视,陈忠实和他的《白鹿原》也将被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

www.3730.vip,打造具有陕西特色的“中国歌剧”

在天津近两年的话剧市场,由林兆华执导、濮存昕主演的作品屡次来津,《伊凡诺夫》《窝头会馆》《刺客》《建筑大师》等无一不体现出这对黄金搭档一戏一格的创作理念。相较于这些作品,话剧《白鹿原》又是一种新的风格,为了完整呈现这部宏伟巨著的艺术特色,在创作期间,林兆华多次携剧组赴陕西农村采风,作品最终的舞台效果也特别得到了陕西当地观众的赞誉。濮存昕此次将在作品中出演主角白嘉轩,这一角色身上既有着刚烈、质朴、重人伦、遵礼法等鲜明的性格特征,又充满着渭河平原深厚、传统的人文色彩,被濮存昕认为是演戏以来难度最大的一个角色。剧中的另一位大腕当属陕西籍笑星郭达,他将受北京人艺特邀出演鹿子霖一角。此外,著名话剧演员卢芳也将加盟演出,在剧中饰演田小娥一角。

电视剧 西安人张嘉译回归黄土地

在身后管弦乐团演奏的令人紧张的音乐声中,青年歌唱家王传越饰演的黑娃带着周晓琳饰演的田小娥从举人家仓皇私奔,躲过后面追赶的家丁,奔往白鹿村。苍茫的关中平原,“仁义”之村白鹿村,一场生死之爱正在上演……12月15日,由陕西省文化厅出品的改编自陈忠实同名小说的歌剧《白鹿原》音乐会版在原作故事发生地陕西西安首演。

除了强大的演出阵容,话剧《白鹿原》另一吸引眼球的元素就是其原汁原味又富于舞台美感的陕西元素。秦腔是该剧的重要线索之一,从开场到全剧结束的每一个重要剧情,从陕西当地邀请来的陕西老农都将以一段声嘶力竭的秦腔表演作为串联,并为舞台搭建出苍凉的史诗感。同时,为了使舞台的艺术风格统一,所有演员也都在排练时特地学习了陕西话,经过了长达8年的演出磨合,此次舞台上无疑将响起最纯正浓郁的陕北方言。舞美道具方面也最大限度地还原了陕西特色,舞台设计人员专门赴当地采风,对手推车、窑洞、山坡坡等进行拍照和素描后再带回北京制作,届时观众将在剧场内感受到渭河平原苍茫雄浑的黄土地风情。

西安人张嘉译终于回到黄土地。他走遍百里苍茫的塬,他一一拜会朱先生、鹿子霖、田小娥、黑娃、白孝文,他痛苦、幸福、彷徨、激动、悲悯……85集电视剧《白鹿原》将于4月16日在江苏卫视和安徽卫视开播,他在剧里是白鹿村族长白嘉轩。

小说《白鹿原》因深厚的民族内涵、波澜壮阔的史诗风格和丰富细腻的人物刻画,赋予多种艺术形式再创作的灵感。作品诞生的22年间,被改编成秦腔、话剧、影视剧、舞剧等,但在原创歌剧领域,《白鹿原》的改编尚为“空白”,制作一部具有陕西特色的中国歌剧成为《白鹿原》诞生地的深切愿望。

改编自陈忠实同名长篇小说的新剧《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平原上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讲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家族祖孙三代之间恩怨纷争的故事。张嘉译饰演的白鹿村族长白嘉轩恪守耕读传家的传统礼法,用“仁义”挑起白鹿村团结同心的明灯。

歌剧《白鹿原》编剧、作曲程大兆是从陕西走出来的作曲家。他坦言,尽管对塬上文化与风土人情非常了解,对《白鹿原》也有着深厚的情感,但将50万字的历史长卷浓缩成两个多小时的舞台呈现着实很难。为此,历经两年的创作,他做了很多深刻思考,在尊重和保持原作的地域特色、人文精神的前提下,从《白鹿原》跨越大半个世纪的庞大史诗中抽丝剥茧,提炼出最具歌剧性的故事主线,以抒情咏叹为主要结构,重点表现了多重情感的碰撞——爱情、亲情、友情。为了更好地打磨剧本,主办方还邀请了林克欢、杨乾武、盛和煜、陈志音等业界人士与主创团队进行了深入探讨。

长篇小说《白鹿原》问世20多年来,先后被改编成秦腔、话剧、舞剧、电影等艺术形式。虽然有张丰毅电影版白嘉轩珠玉在前,但作为该剧艺术总监的张嘉译对出演这一角色十分有信心,“我是陕西人,对《白鹿原》有着独特情感,这次我们一定要拍出原汁原味的陕西风味。”对于《白鹿原》这部作品,张嘉译非常熟悉,早在小说上世纪90年代出版时,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回到西安的他就读了。他回忆:“后来听说《白鹿原》要拍成电影,虽然没人找我演,但又兴冲冲地读了一遍。我熟悉里面的每一个人物,喜欢它袒露出的陕西人的那股劲儿。”

出品方介绍,此次在西安推出的音乐会版,融入了陕西元素,力求展示音乐上的创作特色,例如最具代表性的秦腔,展现出陕西音乐中的苍凉和婉转。而在演员的选定上,制作方全部启用青年实力派歌唱家担纲演唱,旨在发掘中国歌剧界优秀的“新声力量”,让年轻一代传承经典的同时,赋予经典新的生命力。

除了张嘉译挑大梁演绎族长白嘉轩外,何冰、秦海璐、刘佩琦等实力派演员的集体飙戏也是剧版《白鹿原》的一大看点。很多演员都是张嘉译亲自去谈的,他笑称,自己和导演“使劲拍胸脯”,“大部分投资都花在制作上,演员片酬就没有那么多,唯一能向人家保证的就是拿出一部好作品。”他敲定演员时最有效的说辞是:“挣钱的机会还会有,但碰上《白鹿原》的机会不再有。陈忠实以《白鹿原》垫棺作枕,演员不也需要一部《白鹿原》压箱底吗?”

歌剧《白鹿原》音乐会版在西安首演后,其舞台版将于明年在西安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上与观众见面。该剧导演易立明表示“不会放过每一个细节,力求做得最好,为观众呈现一部具有陕西特色的中国歌剧”。

剧版《白鹿原》总投资近2.2亿元,主创团队集纳了94位主演、400位幕后工作人员、4万多人次的群众演员,拍摄期达7个多月。拍摄团队从陕西蓝田开始,经三原、南京、上海、合阳、晋城、太谷、碛口,回到蓝田,再最终返回北京,先后完成全组10次国内大规模转场。除了辗转拍摄,实地体验农民生活也成为剧组的必修课,正式开机前一个月,剧组希望演员们能来陕西蓝田体验生活,令张嘉译没想到的是,大家都来了,“我们住在村民家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演员挑水、割麦、赶车、劈柴,女演员纺线、和面、扯面、做饭。”

张嘉译此次还担任艺术总监,在还原小说时代上也倾注了心血。他介绍,剧组的美术部门提前10个月开工,勘景、搜集道具,光旧农具、旧纺车就收了好几车。即便如此,实际拍摄中只要有一个场景不合格,就会拆掉重盖。白嘉轩的家原本是在摄影棚里搭的景,花费了几十万元,但后来效果不好还是拆了。张嘉译感慨:“心疼也没办法,我们尽量要求实景,新景做旧达不到那种历史的质感。”

陕版话剧 陈忠实觉得惊喜也有遗憾

去年在北京一票难求的陕西人艺版话剧《白鹿原》,3月29日至4月2日又将在保利剧院上演。该剧编剧孟冰与剧评人李龙吟日前在单向空间书店,与60多名戏剧爱好者就如何将文学经典搬上话剧舞台展开讨论,并透露了许多《白鹿原》的幕后故事。

李龙吟说,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可以被称为当代话剧的巅峰之作,“文学作品改编成戏剧作品,如果不懂戏剧逻辑就吸引不了观众。《白鹿原》原作太丰厚了,五十万字的内容压缩成三个半小时的戏剧作品,就要把小说里所有符合戏剧逻辑的东西都挑出来,而孟冰改编得非常成功。”

孟冰是我国著名剧作家,曾创作出《红白喜事》《黄土谣》《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等优秀话剧及多部歌剧、电视剧作品。他说,改编话剧《白鹿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沾了文学的光,沾了陈忠实的光。”他在动笔前,曾数次与小说作者陈忠实谈话,“陈忠实老师非常宽容,我去西安拜访他两三次,他又来北京两三次,反复给我讲创作时的心情、为什么要这么写。”改编时,有人提出要有一些超越,而孟冰表示,“我没有能力、也不敢超越,我要做的是如何调动手段,把这些生活和人物尽量呈现在舞台上。”

北京人艺版《白鹿原》主演濮存昕在看完陕西人艺版首演后曾说,陈忠实先生本人会比较喜欢这一版。孟冰坦言,本剧的改编陈忠实的确喜欢,但也留下了遗憾。他和陈忠实原本想将剧目分成上下两部分,连演两晚,但后来觉得当时的社会还是比较浮躁,观众不能连续两晚坐在剧院看一出戏,只能作罢。最终受时长所限,陈忠实非常喜欢的白灵,以及占原作很大篇幅的朱先生等人物都无法充分呈现。

孟冰还透露,自己在改编过程中,把小说拆散,一章章地看,还将人物图谱挂在墙上,反复研究白家与鹿家两个家族的关系,再把线索一点点提炼……这样的文件有十几个,摞起来比剧本还厚。当年北京人艺版《白鹿原》的导演林兆华看到这些文件时,愣了几秒钟,才对身边人说:“你们看看,今天还有这么改剧本的人!”

孟冰说,自己改编《白鹿原》时达到了“动情、动心、动气”三重境界,“因为话剧《白鹿原》,我对经典文学改编上了瘾。与其让别人把经典文学改坏了,不如让我来改。”

据悉,这轮《白鹿原》在京演出,也将在剧院前厅营造观剧氛围,“希望观众从踏入剧场开始,就已经进入了白鹿原的世界。”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