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www.3730.vip】宁波戏曲概貌,永嘉箬岙

0 Comment


www.3730.vip 1

南戏博物馆南戏博物馆内的高则诚塑像南戏《张协状元》场景木偶

瓯剧又称“温州乱弹”,
是温州的古老剧种之一。2011年11月20日起,温州市瓯剧团的新编大戏《东瓯王》在温州大剧院上演。
黄泽 摄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廖奔

胡雪冈/文 林鸿麟/摄

近来,我市著名戏曲理论家沈不沉先生新著《温州戏曲史料汇编》,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发行。这部著作约136万字,分为“温州戏曲概貌”“戏史钩沉”“剧目汇考”“艺海遗珠”四大部分,堪称温州戏曲大辞典。

探寻未知的文化遗存

今年6月开馆的南戏博物馆,是温州市文化建设的一件大事,因为温州是南戏的发源地,是南戏的故里。综观其基本布局和主要内容,具有明确的指向和创意,对相关的文献资料作了疏理。陈列的青瓷谷仓罐反映晋时温州已有演奏的堆塑。元代王振鹏的《江山揽胜图》也很有观赏和参考价值。总之,策划者和主持者是尽了力并付出心血的。

沈不沉先生曾任温州市艺术研究所副研究员。近几十年来,他潜心戏曲史研究,已出版作品有《永嘉昆剧史话》《洪炳文集》《章纶集》《杜隐园观剧记》《中国昆曲精选剧目曲谱大成·永嘉昆剧集》《南戏探讨集选编》《琵琶记研讨会论文集》《昆坛瓯韵——永嘉昆剧人物评传》等。

——戏曲瓦当的发现和研究

但事物难免有美中不足的一面,参观之后,我有几点建议,以资商讨:

沈不沉

明·万历《荆钗记·团圆》勾头

温州腔条下云演唱以徒歌为主,并引沈德符《顾曲杂言》不仗弦索为节奏。但《张协状元》开场有弹丝品竹,一出有厮罗响,贤门雅静,有鼓,有锣,从弹丝品竹来看,可能还有其它管弦乐。何况《张协状元》有诸宫调唱出来因,而诸宫调中的唱赚是以鼓板来伴奏的。南宋杨蟠《永嘉百咏》诗:过时灯火后,箫鼓正喧阗。也可作为旁证。沈德符为明万历年间人,所说仅一家之言不足为据,当以删去为好。鼓,已有唐代有关记载,称羯鼓,锣则始见于《张协状元》,它对中国戏曲的伴奏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单枪匹马搜集

尺寸:19×14cm 采集地:乐清四都乡

应该添补温州南戏剧目,比如《祖杰戏文》。这是元初温州民间群众编撰,见周密《癸辛杂识》别集卷上祖杰条,载乐清县僧祖杰残害俞生一家七口,惟恐其漏网也,乃撰为戏文以广其事。后众言难掩,遂毙之于狱。《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中国曲学大辞典》《中国戏曲史》均有录收。周贻白《中国戏剧史长篇》曾给予很高的评价,认为想不到南戏流传到元代,竟有如此发展,这却是元代杂剧所没有的事。此外,《祖杰戏文》虽然失传,但据薛钟斗《寄瓯寄笔戏言校记》中写到:同福班演《对金牌》一剧,即《癸辛杂识》所称祖杰事,但未知据何脚本。可知经改编后,在民间一直流传到清末。

近30年来我市戏剧资料

明·嘉靖《西厢记·赴考》瓦当

《董秀英花月东墙记》,《永乐大典目录》《南词叙录》均著录。《寒山堂曲谱》引注九山书会捷机史九敬先著。该书尚存佚曲二十二支。《九宫正始》注云元传奇。钱南扬先生在《谈本省的戏剧文献》中认为:九山书会编的戏文除《张协状元》之外,还有一种叫《董秀英花月东墙记》。《中国曲学大辞典》也曾加收录。

以个人的微薄之力去编撰如此厚重的宏篇巨著,显然有点不自量力,我参加过《温州市志》、
《温州词典》、
《鹿城区志》以及《中国戏曲志浙江卷》、《中国曲艺志浙江卷》等出版物的编辑工作,无一例外都是由官方成立编辑部,投入大量的人力与物力,历时数年才得以完成。单枪匹马当此重任,难度可想而知。

尺寸:21×20cm 采集地:永嘉箬岙

《韫玉传奇》,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曾说:叶盛《菉竹堂书目》有东嘉《韫玉传奇》,仍存目,知道也是温州出品。东嘉是唐时永嘉古称。张庚主编《中国戏曲通史》曾对此剧加征引著录。

我之所以不自量力,说到底是出于一种责任感。我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调入文化行政部门,主要从事戏剧工作,除去中间反右到“文革”的20余年,基本上没有离开岗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温州所有的戏剧活动从未离开过我的视线,其中许多事件我是亲历者与见证人,更何况当年的同事多已凋零。

明·万历《昭君出塞》瓦当

www.3730.vip,《刘文龙菱花镜》,《永东大典》《南词叙录》著录。《宋元戏文辑佚》收残曲二十一支。1975年广东潮安出土的明宣德写本《刘希必金钗记》即是《刘文龙菱花镜》的翻本或改写本,因两者情节基本相同,且出现了大量的温州方言,如面皮、恁地等等。潮州陈历明等人曾组团前来温州实地考察了洗马桥、永宁殿以及和剧的《洗马桥头摆生祭》,他在《金钗溯源探温州》中认为:这都是《刘希必金钗记》的翻本可能产生自温州的反映,也是这一戏文的一些原始线索。南戏研究者对此均持肯定意见。

从全国的戏剧文化生态来看,一种明显的倾向是:重创作,轻研究;重现实,轻历史。撇开解放初期不说,单就上世纪80年代以来,温州每两年都要举办一次戏剧节,上演的剧目,评出的大奖数以百计。

尺寸:21×20cm 采集地:永嘉绿嶂

在具体的安排设置上是否考虑在门首设置王季思、董每戡两位乡辈的铜像,他们可说是中国戏曲大师级的人物,如王先生所培养的研究生康保成、黄仕忠等都是蜚声国内的南戏研究专家,董先生则有《董每戡全集》传世,足显温州文化的深厚底蕴,足以激励后人。

如今,当我们回过头去重新关注这段历史时,我发现,要搜集近30年来的本市戏剧活动资料,竟然比登天还难。温州拥有一支堪称一流的戏剧创作队伍,在全省乃至全国声名远播,红极一时,其成就有目共睹,他们所写的剧本都已结集出版,但迄今为止依然看不到一本温州剧作家的评传。我们的许多辉煌已随同昨天的日历一起撕去,没有留在历史中,或者说得透彻点,我们根本就没有历史。

清乾嘉间《西游记·孙悟空大战牛魔王》瓦当

第一室是否作为对温州南戏的综合介绍,亦即介绍温州南戏产生的时代历史背景,重点显示南戏为什么在温州产生,如商业、文化、教育、学术、民俗及民间歌舞等因素。

这样的现实令我萌生了不自量力的念头,我决意将以最大的努力来拾掇这被遗忘的无人关注的历史,虽然,我是那样力不从心。

尺寸:22×20cm

第二室要以《张协状元》为中心,上承宋代早期南戏,下接元代温州南戏。因为《张协状元》是中国戏曲史上硕果仅存的南宋温州的南戏脚本,可说是南戏的活化石。现在馆内展出的南戏的剧本体制、南戏的音乐体制、南戏的演出体制、南戏的角色体制都源于或出自《张协状元》。不过这里的角色应作脚色为是,因脚色一词首见于《张协状元》,角色的称呼至清代人的笔记中才出现。又其中南戏声腔源流衍化表很好,眉目清楚,但可以补充温籍学者郑西村的有关著作,如加添专柜,他的《论海盐腔》一文曾在学界产生深远影响,而所著《昆曲音乐与填词》其学术成就无人能及,总之要发掘和突出温州南戏研究的学术成果。

讲述温州戏剧身世

采集地:永嘉沙头、绿嶂,鹿城丽岙。

开辟一个新编南戏展示室。因新编南戏名家辈出,成就卓著,影响深远并富有创新意义,除设立专柜外,可通过影音手段于节假日进行放映,以扩大影响。总之南戏新编剧目工程是对南戏新的传承,正如郭汉城先生所说将在中国戏剧史上留下一笔。

辑录多种鲜见史料

图为瓦当拓本

博物馆,顾名思义是搜集、保管、展览、研究有关温州南戏方面的著作、资料、文献、文物等的机构,所以博物很重要,要做到博物就要博征、博采、博备。但南戏距今已900年,史料、文物匮乏。愚以为,林成行收集的瓦当已与温州大学有关单位合作申报研究项目获批,其中《琵琶记》、《金印记》、《赵氏孤儿》等南戏瓦当也弥足珍贵。我的手头尚存王季思先生给我和徐顺平同志有关南戏的信及日本南戏研究者岩城秀夫的信。

本书共分四个部分:“温州戏曲概貌”“戏史钩沉”“剧目汇考”“艺海遗珠”。

清·乾隆《雷峰塔·盗草》瓦当及拓本

最后一个展室大概是作为南戏研究著作陈列,但《钱南扬文集》里的《戏文概论》等未加收录。他是前辈,功底深厚、贡献巨大的南戏研究专家,功不可没。同时本地学者与外地学者的南戏著作要加以区分。专柜里除了陈列沈不沉《永嘉昆剧史话》和李子敏《瓯剧史》之外,鄙意是否可以增加郑西村的《中国长短句体戏曲声腔音乐》,因其中有《张协状元》曲牌勘校。还有孙崇涛的《南戏论集》,其中《戏文的渊源与性质问题》及明初南戏说的提出颇具学术价值。此外还有徐宏图的《南戏遗存考论》,这是他最新的南戏研究成果。作为南戏博物馆,只有综合以上这些,才能既突出了研究成果,又纠正源流倒置的偏颇。

所谓“概貌”,是对温州现存戏剧领域的基本结构,分门别类作横向叙述,文字则是条目式、鸟瞰式,提纲挈领,点到为止。其中有些资料比较珍贵,如1953年温州各剧团的从业人员名单、1957年首届地市戏曲观摩会演的获奖名单等,虽经多次浩劫,居然还能保存下来,实属不易。概貌中写到的《人物传》,原本包括了当今仍然驰骋在剧坛上的一些风云人物,在征求意见时,有人觉得本书应该像史志一样,遵从“生不立传”的原则,于是将尚健在的60余人全部删去。此外,这部分中还把温州学者有关戏曲研究方面的著作搜罗殆尽。我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报刊上发表的与戏剧有关的一些短文,也收入其中,读者从中可窥见当时的温州戏剧动态。

尺寸:19×20cm 采集地:鹿城老塗、瓯海瞿溪等

“戏史钩沉”是温州戏剧历史的纵向辑佚。温州虽被誉为“戏曲之乡”,但自宋元南戏之后有关戏曲的记载极少,大约有一年多时间,我几乎每天泡在温州市图书馆,通读了古籍部所藏的90%以上的明清别集抄本与刊本、笔记、类书、丛书,旁及民国时期的各种地方报刊,中午工作人员休息,我就在阅览室啃几个冷馒头充饥,连喝一杯水都成了奢侈。这部分收录的《杜隐园观剧记》就是那时一个字一个字抄下来的,碰到不认识的字,就依样画葫芦描了下来,再请行家辨认,此中甘苦,非身临其境者是难以体会的。其中也有重要发现,比如在张震轩日记提示下,从《永嘉外集》中发现的宋遗民刘埙的《义犬传》,对元代温州江心寺恶僧祖杰残杀俞氏一家七口的恶性案件作了详细记载。此前,我们仅从宋遗民周密的《癸辛杂识》所记,才知道有一本祖杰戏文,《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仅根据周密的记载立了一个条目,这一发现可为温州元代的南戏作一重要补充,而且是唯一有年份可考的重大戏剧事件。

清·乾隆《铁弓缘·定婚》勾头

“剧目汇考”是一个大工程,是长年累月点点滴滴的积累,花去的工夫最多,延续的时间也最长。1957年反右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我基本上处于无事可作的状态,便利用这段时间搞了一本《温州乱弹剧目考略》,原稿上交后便没了下文。1984年我奉调温州市艺术研究所,所做第一件事便是搜寻在“文革”中散失了的温州地方戏曲记录本,有的戏没有看过,便设法走访老艺人,务求找到其中的精髓。收集在本书中的高腔、昆曲、乱弹、和调四个地方剧种的数百本戏,便是这样积累起来的。本篇详细考证各个声腔大多数剧目的来龙去脉与增生流变,有的戏还记述了其表演特色。

尺寸:19×14cm 采集地:乐清白象

“艺海遗珠”可说是温州近代以来具有历史文献价值的戏曲专著。其中的《温州戏曲题咏》是从温州市图书馆馆藏明清温州人作品中辑录与戏曲有关的诗词,这些片言只语中往往蕴藏着重要的戏剧信息。明清两代温州戏曲史一片空白,或可从这些题咏见其端倪。洪炳文是继高则诚之后温州另一位伟大的剧作家,他的戏剧作品数量之多,题材之新,在中国近代戏剧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且他还是中国寓言剧与科幻剧的开山之祖。有关他的剧本的题咏,见证了温州特定历史时期的戏曲文化状态。《绮语》是民国初年瑞安学者薛钟斗为一位京剧艺人发起征得的辑录本,这种事在中国文坛上并不多见,可称得上是剧坛佳话。
《绮语》原藏瑞安玉海楼,新近得到消息,玉海楼所藏的薛钟斗手稿已全部不见踪影,故此珍贵。《戏言》是冒广生任职温州海关监督时的作品,这是第一位以专著方式辑录与温州戏剧的记述,比王国维的《宋元戏曲史》仅晚了两年。他在《戏言》的后记中提出了一个惊人的论断,把永嘉学派与温州戏学并称为“二霸”,这种惊世骇俗的宏论令许多正统的知识分子为之瞠目。

十几年前,林成行先生拿来几页温州瓦当拓片,说内容是戏曲图案,引起我极大兴趣。若其说成立,瓦当种类和戏曲文物种类中又多一项内容矣。

全书着力点在于

瓦当是中国古建筑里用于覆盖檐头筒瓦前端的遮挡垂片,上面通常铸有图案或变形文字,内容有云头纹、几何形纹、饕餮纹、动物纹、文字纹等,起到建筑装饰的作用,因而成为独特的房屋构件。今见最早的是陕西扶风出土的西周素面半圆瓦当。汉代瓦当工艺极大发展,或铸文字如“长乐未央”、“长生未央”、“与天无极”等,或以四神、翼虎、鸟兽、昆虫、植物以及云纹等为纹饰。魏晋隋唐时期佛教繁兴,莲花纹类瓦当盛极一时。宋代多见兽面纹瓦当,明清多见蟠龙纹瓦当。

辑编各类项作品的注释

温州地处东南沿海,时发雨霖,对房屋的瓦当构件有防风挡雨的实用性要求,因而与北方瓦当偏小不同,早在宋元时期就因地制宜制造出了形大、幅宽、框方的花檐瓦当。而林成行先生发现温州乡间这些人们熟视无睹的瓦当里,蕴藏着独特的文化内涵——铸有戏曲人物图案,他希望发掘出其历史意蕴,向世人展示一个未知的文化遗存。他因而开始了20年孤独的田野调查和艰辛的搜集研究工作,踏遍温州300多个乡镇4000多个村庄,从古旧民居、宗祠、庙宇、戏台、路亭等房屋建筑的檐头或坍塌瓦土里,采集与挖掘各种明清花檐瓦当千余片。长久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皓首穷学,终于聚沙成塔、集丝为茧,他来到了收获季节。

《温州戏曲史料汇编》
既属“汇编”,其特点主要是引录与辑编,属于“述而不作”之类。书中也收录了一些个人的作品,但只是作为汇编的一个类项。

经过对温州市、浙江省和全国各地的调查,林成行先生发现,到目前为止,戏曲瓦当仅出现在温州几县,又多出现在城镇和沿江平原的村落,其他地方则不见踪影。明清时期,戏曲装饰几乎无处不在——建筑梁栋檐角、门窗隔扇,居室书案桌椅、牙床屏风,日用漆器竹编、箱柜奁盒,服饰围裙兜肚、顶帽底鞋等等,但瓦当上通常没有戏曲内容。唯独温州,把戏曲装饰在了瓦当上,使之日复一日地茕茕望月。

其实,本书真正的着力点在于辑编各个类项作品的注释,尤其是一些较大的类项,如《温州戏曲题咏》、《绮语》、《杜隐园观剧记》等,读者大体上能够判断与掂量笔者水平与认真程度,以及在这上面所消耗的时间与精力。古人有“十年磨一剑”之喻,倘若从本书最初的积累起算,至今已有30余年,说一声“认真”,扪心自问,大概可以当之无愧。

怎么知道这些瓦当上的人物图像是戏曲人物呢?林成行先生首先依据的是田野考察中发现的民间记忆。例如他在永嘉王氏家族听到了“王氏瓦”的传说——当地民间传说瓦当中人物乃南戏人物王十朋,在永嘉雕刻作坊和瓦窑址听到了“太平瓦”的传说——据称瓦当内容系戏曲故事姜太公钓鱼。又如制瓦工匠说瓦当花版出自戏文——这些应该是民间记忆对于瓦当内容的诠释。

前已述及,以个人微薄之力来撰写如此厚重的宏篇巨著,力不从心也许会随处可见,而挂一漏万、顾此失彼也属难免。但毕竟还是完成了,了却我多年的心愿,也了却作为一个老文化工作者的一份责任。

其次,就是对于瓦当图像仔细考察辨认、对比参照。材质所限,瓦当图像过于简单粗糙,不易辨识,加之瓦当铸造时期当地流行戏曲声腔及其盛行剧目也已经被岁月遮掩,难以考索。这给研究增加了困难,也是林成行先生最下工夫、力争夺路而出之处,其结晶就成为今天的著述成果。

我曾在拙作《永嘉昆剧史话》的结尾部分,大胆引用了王国维先生在《宋元戏曲史》中的一句话:“世之为此学者自余始”。如今,当本书行将付梓之际,我想再次引用此话,但略作“温州之为此史者自余始”。

温州发现戏曲瓦当有着戏曲史的象征意义。温州在南北宋之交时产生了南戏,形成中国最早的成熟戏曲形态,并且创作出最早的南戏作品《赵贞女蔡二郎》《王魁负桂英》《张协状元》,而南戏的嫡裔在明清时期演变成了全国各路声腔剧种,唱遍了大江南北。元末又有温州人高则诚写出传奇《琵琶记》,成为流行最广的戏出,后来被全国戏界奉为“戏祖”。近代以来,温州盛行剧种有瓯剧、和剧、越剧、木偶戏等,并长期保存了永嘉昆曲。温州成为戏曲兴盛最早也是最久之地,在这里发现戏曲瓦当,体现了戏曲对民俗的深远影响,恰可反证温州的戏祖地位。而林成行先生在瓦当研究的基础上,试图进一步揭示戏曲史的演变轨迹,探查温州不同时期流行腔种和剧目的情形,我期待着他这方面的研究能为人们认识温州戏曲史脉增添积累。

温州有成就的剧作家,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创作的剧本都已结集出版,而且都由文化部门资助,,无一例外。本书由温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全额资助出版,说明文化部门开始对史论著作的重视,我希望“自余始”这三个字不至于变成“自余终”。在这个领域里我只是开了个头,希望会有后继者。如果本书能真正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如果温州出现更多的由文化部门资助的史论出版物,则是我莫大幸运,也是我深切的期盼。

过去人们对瓦当的研究,多注目于战国、秦汉时物,后世因民间陈陈相因,瓦当不再受到关注。而艺人绘铸瓦当,其内容来自代代师徒相传和口传心授,往往不知其所以然。林成行先生的工作,为瓦当研究和戏曲文物研究打开一个新的视角,弥补了以往学术之阙,颇有时代价值和意义。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