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传统的昆曲戏服是沿袭明朝的服饰,孔子在卫国的生活过的并不太平

0 Comment


图片 1

早在一月前就获悉北方昆曲剧院将于唐山大剧院上演新编历史剧《孔子之入卫铭》,凡心所向,素履皆往,唐山作为评剧之乡,昆曲的演出机会是不多的,于是呼朋引伴,邀了两个同行者,心中不胜欢忭。

图片 2

纵观史书记载中的圣人行迹,孔子与卫国渊源匪浅。作为鲁国邻邦的卫国不仅是孔子周游列国的第一站,更是在此发生了引发后人无数猜测的子见南子绯闻事件。2010年,周润发、周迅试图在电影中还原这一场景,引发争议。

在高中时期爱上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众艺术——昆曲,单是看字字珠玑的戏词,就齿颊留香。昆曲不同于京剧大锣大鼓的喧闹,声音清丽婉转,宜静听。晚清之前戏子的地位卑微,甚至不如妓女,随着地位的提高,如今被尊称为“艺术家”,才能有资格演绎先贤圣哲孔子的形象。

京朝雅韵北方昆曲剧院上海艺术周

孔子在卫国的生活过的并不太平,受到诽谤、监视。而在孔子的晚年,他的弟子子路也身丧于卫国内乱之中。这个东周时期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小邦却留下了足够丰富的圣贤故事。

音乐和服装都是本次的亮点。为了更好营造宫廷音乐的氛围,配乐使用吹管、弹拨与打击乐器,舍弃了当时尚未出现的乐器,除了传统的伴奏曲笛、箫之外,还加入了富有时代韵味的编钟、管钟、编磬、云锣和与孔子有很深渊源的古琴,深具古典风范,带人穿越到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传统的昆曲戏服是沿袭明朝的服饰,又吸取了清朝服饰特点,而本次服饰是结合时代特点的一次创新,十分考究得体。

时间:2016/5/28-6/5

除了同名电影,甚少有文艺作品大量塑造孔子的人物形象。据说,戏班里有孔不入戏之说,这一回,北方昆曲剧院要做第一个。去年创排《孔子之入卫铭》,北京首演获得成功,不日将第一次献演上海,带来红氍毹上首位昆曲版孔子。

剧本出自当代青年女编剧罗周之手,昆曲是“曲牌体”音乐,曲牌有严格的字数和平仄要求,这是写作和演唱昆曲难度大的原因。《孔子之入卫铭》发生于春秋时期,可供参考的典籍有限,主要是《诗经》和《论语》,后代的作品不能出现,这更增加了难度。罗周稔熟古典文化,有深厚的写作功底,才能写出如此古雅的剧本。人一辈子能写出这样杜鹃啼血的文章就足矣。《孔子之入卫铭》是截取孔子周游列国的第一站卫国故事来构架,而不是从少年到老年的传记。借此来变现孔子的人生机遇,是其一生的缩影。

地点:上海大剧院

而为了不落窠臼,作为一部以历史人物为中心的历史戏曲,《孔子之入卫铭》将目光聚焦在了孔子入卫这主人公生平中较为短暂却影响深远的时间节点上,并非是这些史籍典故的简单罗列,而是以史实为原料讲述一个圣人的故事。

考虑到行当的因素,需要女性角色,选取了“子见南子”的故事,剧中的南子不同于历史上的“美而淫”,塑造了“美而智”的正面形象。全剧分为四折《叩苑》、《见姝》、《惊宴》和《叹弓》,加上首尾的《楔子》和《余韵》共六部分。

票价:¥80/120/160/220/280/380/580

孤独的孔子,原来仁义大道本艰难

蓝灰色调的舞台极为写意,此时孔子已垂垂老矣,仍奔波无定,渡河时遇到了唱着《河广》之曲的渔夫。内容为“谁谓山高?一屐临之。谁谓河广?一苇渡之。河广山高,胡云不忌。余心耿耿,寤寐求之。”这是贯穿全剧的一段话,也象征孔子一生探索与追求。孔子再三端详,辨认出时卫国大夫弥子暇,故事回到了16年前。

早鸟计划

孔子一生孜孜以求,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春秋末期周王室衰微,礼崩乐丧,世风日下的社会局面。他带着弟子周游列国,试图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而始终没有获得知遇。

孔子觐见卫灵公,欲一展政治抱负,遇到了披坚执弓的世子蒯聩,孔子劝他尊人臣之礼,蒯聩假意将弓献给卫灵公,并请孔子鉴赏,孔子命名为“哀猿弓”。夫人南子仰慕德高望重的孔子,“非礼勿视”,孔子在犹豫中前往兰苑与南子会晤。南子将卫灵公与蒯聩失和的实情和盘托出,赐给他一盘红枣和一盘黑枣,黑枣有毒红枣无害,请孔子决断翦除其中一股势力,使政治清和。孔子难以从命选择食下黑枣,食后安然无恙,这原是南子的玩笑,南子更敬重孔子的为人。

仅限以下渠道

春秋各诸侯国中,孔子最钟情卫国,带弟子五进五出。卫国之于孔子的尴尬是让他的治国理想彻底破灭,更使自己陷入苦闷中。一向谦虚谨慎的孔子在被卫灵公闲置时,甚至说出这样的话:

父子俩互赠对方毒酒,都推脱让孔子代饮,最后南子的侍女贸儿甘愿替孔子饮下了毒酒。孔子积极入世,没有选择孑然一身,卷入了王权的纷争。他提议以射箭决定王位归属,弥子瑕替卫灵公与蒯聩比试。蒯聩暗中让弥子瑕射杀他的父亲,经孔子的点醒,弥子瑕说出真相,卫灵公要赐死儿子,经孔子的谏阻,流放了蒯聩。孔子对卫国“君不君、臣不臣”的父子相残的局面大失所望,离开了卫国。

3月23日至4月22日内:❶在上海大剧院票务中心、官方网站购票可享9折优惠,VIP会员在9折上再享9.5折,限购4张;❷在服务号上海大剧院微票务或通过微信钱包购票享9折优惠。

如果有人用我主持国政,一年可以变样,三年可以就会大见成效。

谁料16年后,蒯聩卷土重来,卫灵公逃走,南子殒命。弥子瑕责怪是孔子施行“仁政”所致。孔子却说施行仁政不是导致悲剧的原因,不施行仁政和滥用武力才是。

北昆靓丽版《牡丹亭》、《孔子之入卫铭》此次来沪首演
1957年成立,已近一甲子的北方昆曲剧院即将首度大规模赴沪,今夏亮相上海大剧院:京朝雅韵北方昆曲剧院上海艺术周包括新编力作《孔子之入卫铭》、靓丽版《牡丹亭》,二者均为上海首演;以及屡次斩获多项佳绩的《红楼梦》,和由五位梅花奖得主主演的折子戏专场,不乏久违舞台多年、南方观众难得一见的经典。

宫廷宴席上,卫公与世子各自请人酿了毒酒互赠,二人又都百般推脱对方的赠酒,孔子渐渐觉察到了这口蜜腹剑的一家人即将上演的逆天悲剧,难以置信;几个回合之后,毒酒竟又被推到他的唇边,南子的侍女贸儿自愿代饮身死。

戏曲收尾处“古轮台”中唱道:“泪千丈,鲛涛随俺悲声放。遍九州纵把‘仁’撇漾,俺不该浩然胸中养。数四海,便存心把个‘义’丢丧,耿耿此心,南传北讲,这‘义’也灿然总盈肠。举世昏昏流不尽赤子心汤汤!觑定这涣铄波光,似星汉朗照。便风讥雨谤,不废亘古一旷荡!死生万象,潮奔浪涌付大江。

5/28 19:15《孔子之入卫铭》

在《孔子之入卫铭》中,这位被后世称颂的圣人确实在卫国麻烦不断,本想一展抱负的他却卷入了一场宫廷缠斗之中,甚至需要面对种种诱惑与威胁,包括送至嘴边的毒酒。卫灵公和儿子蒯聩争权夺利之中,这对父子的矛盾让南子也寝食难安。

壮哉,我中华先贤!襟怀如此,愈挫愈韧!仰之弥高,钻之弥坚!”这段话是对孔子一生的概括,纵世与我相违,也不改其本心。

主演 袁国良、邵天帅 等

而正是这样一个与理想相距甚远的现实环境,却成为了孔子践行自己治国观点的舞台。身处危邦之中的孔子,面对困局也有迷惘与徘徊,甚至有碰壁之虞,但这从未动摇他的理想与初衷。卫国这一方小小的舞台,却成了圣人吾道一以贯之的强大精神世界的缩影。

昆曲的语言是中州音韵的国语,有的演员喜用深度苏州方言化的语言演唱,再加上听众需要一定的文化素养,不看字幕有时会听不懂。昆曲可以在各类剧场演唱,最适宜于家宅庭院或花园亭榭演唱,所以一直憧憬着能在苏州园林听一出昆曲。

5/29 14:00 五朵梅花北派折子戏专场

孔子通过《哀猿弓》的典故调和了这对父子、君臣的矛盾,不料在晚年时得知,被流放的蒯聩勾结外邦导致卫国大乱,孔子的徒弟子路也死在叛乱中。有人说,这不就是当年你坚持仁义、不愿令父子相残导致的结局吗?其实,背仁弃义才是悲剧的开始,这才有了滥用武力、倒戈回乡。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宝剑记夜奔》《铁冠图刺虎》《百花赠剑》《单刀会刀会》

●●●

主演 侯少奎、杨凤一、王振义、魏春荣、刘巍 等

既然八卦并无真相,奔放的女主角2500年后也可以智慧

6/1 19:15 靓丽版《牡丹亭》

昆曲《孔子之入卫铭》也正是从这样一个侧面折射出孔子思想的强大光芒。今天的观众,更可以通过本剧体会到春秋乱局中的孔子所遭遇的人间冷暖与悲欢离合。

主演 朱冰贞、翁佳慧 等

为何选取孔子入卫这段故事?已在当代昆曲《春江花月夜》展现功力、复又受邀任《孔子之入卫铭》编剧,罗周说:

6/4-5 19:15《红楼梦》上、下

从我本人的创作观来说,我不喜欢写那种从少年到老年的传记性作品,而喜欢通过截取片段架构故事。一开始写这个剧本是从行当的角度考虑,这个戏里要有女性人物。其实,子见南子也是最为人熟知的故事,所以我就追溯它的脉络,发现是有戏剧性存在的。

主演 翁佳慧、施夏明、朱冰贞、邵天帅 等

卫国不但让孔子在政治上极其失意,也让他陷入了一个千年难解的绯闻中。南子是卫灵公的宠姬,孔子第二次到卫国时,受召面见。

大师版《牡丹亭》下本谢幕
去年上演的有世纪传奇之誉的大师版《牡丹亭》,过去的台柱子、最具艺术造诣的老艺术家们古稀聚首,本就十分令人动容,宝刀未老的醇厚风范更是让人们重新认识了牡丹国色,由北方昆曲剧院、上海大剧院联合上海、南京、杭州、苏州等地的昆剧院团共同呈现。
传奇《牡丹亭》是明代文人汤显祖的惊世名作,世人公认的最佳演绎形式就是昆曲中国古典戏剧艺术难以逾越的高峰,假使没有昆曲,几百年来汤显祖和其他众多文人的戏剧创作可能仅是一个个无声的汉字,昆曲忠实地把它们保存在了歌台舞榭之上,文学与表演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和谐统一。
2016年正逢东西方文学家、戏剧大师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上海大剧院致力于为观众带来一流的舞台表演艺术,进一步推进中西艺术的交流互融,向两位文学史上不朽的双子星致敬的系列演出与活动已经陆续开展。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南子派人对孔子说:各国的君子凡是看得起我们国君,想和我们国君建立兄弟情义的。必定来会见我们夫人,夫人愿意会见你。孔子先是推辞,最后不得已才去见她。

皇莎剧团亨利五世演员阿历克斯哈赛尔在上昆交流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掀起的莎翁热潮已经发酵出了更多纪念活动,而毫无疑问的是,汤显祖的戏剧创作将通过昆曲最中国、最经典的表演艺术展现给大众。
应上海大剧院的邀请,北方昆曲剧院也将积极参与到我们纪念汤显祖的系列安排中来,不仅仅是演出,昆曲讲座、表演教室等多种形式的活动将与纪念莎士比亚系列活动遥相呼应,跨界互动将提供给观众全新的认知,带领人们走近世界戏剧坐标下的汤显祖。
近年来,北方昆曲剧院接连将国家文华奖、摩纳哥国际电影节三项大奖等海内外的荣誉收入囊中,其成就十分瞩目,如同上海昆剧团著名表演艺术家蔡正仁所言,现在是北昆最棒的发展阶段。
继大师版《牡丹亭》后再次与北昆合作,上海大剧院希望呈现给观众的既有南北昆主创融合的最新制作与新经典,也少不了蕴含北方昆曲独特清刚之气的传统作品,两相观照,进一步认识传统是永恒的时尚这一绝妙命题。
又是一场难得一睹的昆曲盛会,接连十天,将为南北昆曲的交流借鉴、中国昆曲的传承发展再添柴薪,更加欢迎大家走进剧场观演,感受独具一格的北昆魅力。

南子在细葛布帷帐中等待,孔子进门,面北跪拜行礼。夫人在帷帐中两次回拜答礼,她批戴的玉器,首饰撞击出清脆的叮当声。事后,孔子说:我本来不愿意见她,既然见了,就要按礼节行事。子路还是不高兴,孔子发誓说:假如我做的不对,上天一定会厌弃我!上天一定会厌弃我!

高马得画作《宝剑记夜奔》
普遍认为,现在所见的昆曲之前身是元末明初之际,发源于苏州昆山一带的昆山腔。经明代魏良辅的音乐改良、梁辰鱼的文学创作合之双美,迅速博得了广泛的欢迎与相应。明代嘉靖、万历年间,便以苏州为中心迅速传播至南北各地,成为全国性的剧种。
昆曲来到北方之后,在细腻婉约、小桥流水之中,出落出一股清刚之气,一种荡气回肠。曲分南北,只有风味之异;根乃同宗,实是一家情怀。细论起来,京朝雅韵北方昆曲剧院上海艺术周里三台大戏的演员阵容皆有南有北,不难看出,大昆曲之于北昆,除却是一种理念,更是流动于艺术创作中的鲜活血液。

司马迁想告诉我们什么?是说南子很妖艳,生活很奢华;是说南子行为不端,故意在见孔子时打扮的妖里妖气,来试探孔圣人有多高的修为;还是说孔子被南子召见时,心神不宁,耳朵里只有南子玉佩撞出的叮当声。

上昆四位大师在北昆上海艺术周发布会现场
发布会上,来自上海昆剧团的四位大师蔡正仁、计镇华、岳美缇、张静娴亲临现场坐镇。他们是南昆的杰出代表,代表了昆曲的风格、高度与境界,而他们也把这种风格、高度与境界注入了北昆即将带来的三台大戏之中
蔡正仁担任《红楼梦》的艺术指导,岳美缇担任靓丽版《牡丹亭》的艺术指导,计镇华与张静娴担任《孔子之入卫铭》的艺术指导。南北昆曲就在一次次的示范与指点中走向水乳交融。

《孔子之入卫铭》中南子形象的塑造跟史书中有很大不同,也容易引起争议。罗周解释说:我觉得南子的风流、名声不好,大多是后人给她的涂抹。作为戏剧工作者,有自己去塑造人物的权利。我心中的南子,她的底色是政治家,她在卫灵公父子的矛盾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是一个娇俏充满生气的形象。

北昆《孔子之入卫铭》将上海首演
一代圣贤孔夫子舞台上如何表演?这一本就鲜少尝试的戏剧题材,昆曲史上出现了头一份。2016年初,北方昆曲剧院排演的《孔子之入卫铭》于北京首演两场,各方赞誉有加。剧本由青年编剧罗周执笔,去年上海大剧院演出的《春江花月夜》正是她的手笔,获得一致好评。
由新晋加盟北昆的老生演员袁国良饰演孔子,北昆青年旦角演员邵天帅饰演南后。北昆音乐名宿王大元为本剧设计唱腔,灯光设计由来自中央戏剧学院的资深灯光设计师、教授胡耀辉担任,服装设计由蓝玲担任。
为了更好地营造先秦时期的宫廷音乐氛围,音乐配器上只用吹管、弹拨与打击乐器,加入了富有时代韵味的编钟、管钟、编磬、云锣等,深具古典风范。这不仅是昆曲舞台上从未有过的艺术体验,更是戏曲作品中少有的借鉴与补充。古琴加入配器也是一大亮点。

本剧由新晋加盟北昆的老生演员袁国良饰演孔子,北昆青年演员邵天帅饰演南子,她不会着重在妖媚诱人上,而是以钦慕孔子而意图接近的女子天性去塑造人物。借孔子之力,调和卫灵公父子间的矛盾。

北昆靓丽版《牡丹亭》将上海首演
这个上海观众从未见过的靓丽版《牡丹亭》正是脱胎于大都版,由岳美缇与胡锦芳两位名家指导,朱冰贞与翁佳慧主演。设计大师刘杏林以此靓丽版《牡丹亭》赢得了国际舞台设计最高荣誉,布拉格四年展评委会,2015年布拉格四年展演出设计荣誉奖。与之相配搭的是著名的灯光诗人周正平担任灯光设计。
靓丽版《牡丹亭》的剧本修编是著名剧作家王仁杰全新打造,与过去仅仅演出几个选场的形式不同,这次精选原著中的十七段经典,吸收融合之后呈现为一场故事完整的《牡丹亭》演出。也令此剧围绕杜丽娘与柳梦梅的爱情主线更加明晰。

●●●

北昆《红楼梦》
2016年来沪演出的昆曲舞台剧《红楼梦》,翁佳慧、施夏明、朱冰贞、邵天帅等主演,他们也是在第12届摩纳哥国际电影节上连夺三项大奖的昆曲电影《红楼梦》的原班人马主演。
昆曲舞台剧《红楼梦》把同名古典小说的精华浓缩在上下两本之中,把厚厚的小说改编成几个小时的演出,需要妙手慧心的选择和裁剪。《红楼梦》以宝黛爱情为主线,但又不囿于此,它以宝玉的视角观照大观园的兴衰和大家族的荣辱,上本讲兴盛,下本讲衰败,一个个年轻的生命随着大观园的由兴到衰而升沉起伏,勾勒出人生与世相的同时,显出唯美凄凉的意味来。
三台大戏都是近年来北昆集结强大班底所推出的力作,皆由享誉舞台艺术领域的知名导演曹其敬携手徐春兰执导;任教于中央戏剧学院、在世界舞美领域极具权威性的布拉格PQ展上获奖的大师级人物刘杏林担任舞美设计;有上海音乐界三驾马车之一之称的董为杰担任音乐设计。

追求拙美、古朴,怎能少了文人的雅乐古琴

侯少奎《刀会》
此外,北昆还将带来五朵梅花专场,演出四出经典的折子戏《宝剑记夜奔》《铁冠图刺虎》《百花赠剑》《单刀会刀会》。顾名思义,参演演员都是梅花奖获得者,并且在戏码选择上,四个折子都颇具雄壮、阳刚的北方昆曲特色,北昆院长杨凤一、年近八旬的北昆武生名宿侯少奎都将亲自披挂上阵,北昆名旦魏春荣也一改往日的婉约,带来少见的刺杀旦表演。还有近年鲜少登台的著名小生王振义,与去年刚刚摘得第27届梅花奖的女武生刘巍。

《孔子之入卫铭》在北京演出两场,已经收获了不少掌声,此次上海演出的版本将比此前的版本更加浓缩、凝练,时长缩短约半小时,戏剧矛盾的密度将大大加强。

总导演曹其敬认为,昆曲《孔子之入卫铭》要体现一种拙美之感,而这种美感将与以往北昆推出的剧目所传达的美有很大不同。《孔子之入卫铭》与昆曲《红楼梦》的繁花似锦不同,又与大都版《牡丹亭》的唯美精致也不一样,徐春兰导演表示,这部戏追求的是真正古朴、古典的质感。

为了更好的营造先秦时期的宫廷音乐氛围,昆曲《孔子之入卫铭》的音乐配器上只用吹管、弹拨与打击乐器,舍弃了那个时代并未出现的拉弦乐器。

剧中除了使用传统昆曲里的笛、箫等乐器之外,加入了富有当时时代韵味的编钟、管钟、编磬、云锣等乐器,深具古典风范。浑厚的编钟与清越的编磬相互映衬,将两千多年前的诸侯宫廷生活穿过历史的尘埃呈现在观众面前,这不仅是昆曲舞台上从未有过的艺术体验,更是戏曲作品中少有的借鉴与补充。

除了编钟等如今已不常见的大型乐器以外,使用流传数千年不衰的古琴加入配器也是本次昆曲《孔子之入卫铭》的一大亮点。古琴以其玄妙清雅的音色为历代文人所喜爱,而孔子与古琴的渊源尤甚,他不仅曾专门向学于当时的著名音乐家师襄子,还自创琴曲以明志。

本剧音乐仍然保持了其作为昆曲的基本艺术特色,这其中即便是有体现时代元素和精神主题的考量,但它归根结底是一出昆曲,音乐作曲董为杰表示:应该是青出于蓝而融于蓝,一切融于昆曲音乐才是最高追求。

●●●

昆曲孔子第一人,末本戏老生唱主角

原上海昆剧团国家一级演员、优秀老生袁国良北上加盟北方昆曲剧院,此次《孔子之入卫铭》担纲主演,是他北上以来推出的第一出大戏。此次昆曲《孔子之入卫铭》是一出名副其实的末本戏,喜爱昆曲老生的观众们此次也可以一睹袁国良挑梁大戏的风采与神韵。

作为第一个在昆曲舞台上饰演孔子的演员,袁国良将会给观众呈现一个什么样的圣人形象呢?袁国良捕捉到了塑造人物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无论塑造什么样的人物,是人就有喜怒哀乐,孔子首先也是一个人,这些真实情感是最能打动人的。徐春兰导演认为袁国良演戏动情动心是成功塑造孔子这一圣人形象的关键。

这次也特别请出昆曲老生第一人计镇华,与享誉舞台的旦角大家张静娴担任艺术指导,分别是两位青年主角的授业恩师。除了两位主角之外,北昆也秉承了呈佳作、推新人的原则,给了中青年昆曲演员在剧中更多亮相的机会。

昆曲《孔子之入卫铭》倾注了众多业内艺术家的心血。编剧罗周,总导演曹其敬,导演徐春兰。唱腔设计王大元,音乐作曲和配器董为杰。舞美设计刘杏林,服装造型设计蓝玲,灯光设计胡耀辉。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